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在脱模时用手捏

日期:2020-05-02编辑作者:美术资讯

图片 1

内容提要:2011年3月扩建后的中国国家博物馆重新对外开放,新展中有一个专题《中国古代佛造像艺术》,其中展出了10件隋唐时期的“善业泥”,文字说明为“善业泥佛像”,并解释这种工艺的制作方法是“用净水澄泥,再以细绢过滤,调匀颜色,和以胶水,铸铜为范,由范成像”。笔者一直对这类造像感兴趣,而国博展览的说明留给我们阐释的空间很大。同时考虑到藏传佛教流行制作的擦擦与之的对应关系,因此在本文中试图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这种小型佛造像的名称,二是汉藏这种小型造像的题材比较。

  近20年来,小泥佛、小泥塔或者说“擦擦”,包括西藏在内全国各地多有发现。据我初步研究认为,汉地小泥佛、小泥塔和藏地“擦擦”,是既有关联又不完全相同的两个系统。关于藏地“擦擦”的研究已有几部专著面世,如张建林《中国藏传佛教雕塑全集·擦擦》,刘栋《“擦擦”—藏传佛教模制泥佛像》,张鹰《西藏脱模泥塑》等,对藏地“擦擦”的研究,都有相当的水平,也有相当的深度。而汉地小泥佛、小泥塔,虽说多有出土报道,但总体上说,似乎还缺少研究。笔者不揣浅陋,就汉地的小泥佛、小泥塔的名称及相关问题作初步探讨,以作引玉之砖。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一、

  什么是小泥佛、小泥塔

人物名片 | 金申

宗教信仰是一种自律的行为,当一个善男或信女在佛前求佛医病或实现什么愿望并发愿,在愿望达成后,就要还愿,还愿要有自觉的宗教行为和还愿的法物,制造佛像或建寺造塔,都可以成为还愿的行为。在拉萨大昭寺前,经常可见磕长头的信众,他们有时候要磕十万个头,要在大昭寺前连续磕几个月,据说这是他们在还愿,而擦擦或善业泥像通常也是佛教还愿物之一种。

  小泥佛、小泥塔,都是用泥巴模压而成。为使其坚固,有的还加以陶化;为使其美观,有的还施彩和鎏金。小泥佛为板状浮雕,有方形、长方形、圆形、圆拱形、尖拱形、多曲尖拱形、尖卵形等不同形式,上范各种神佛。小泥塔多为立体圆雕,略呈圆锥体;下半托体,在脱模时用手捏成,少数精工细作,十分工整,一般皆随意捏抟,高低不等,或呈瓮状,或呈盆状,或为圆弧状等,也有不作托体而为平底的。此外,还有板状浮雕小泥塔,或在佛像两侧布塔者。小泥佛、小泥塔是说其与佛寺中的大佛像、地面上的大佛塔不同,唯其“小”,唯其“泥”也。

联拍在线鉴定咨询专家委员会特邀专家

米拉日巴是公元11世纪藏传佛教噶举派大师,在有关他的传记中有一段内容,描写当米拉日巴学法有成之后,拜别师父回到故乡,这时,他的家是一片残败之象,母亲已经去世,唯一的妹妹远走他乡乞讨,米拉日巴在乱石杂草中发现了母亲的尸骨,他悲痛不已,几乎晕倒,拾起母亲的遗骨,入光明定,坐了七天,方才出定,并悟到生死轮回的真谛,断了贪恋之心,于是委托他启蒙老师的儿子,将这些遗骨与泥土混合做成诸多小泥塔,作了开光仪轨后,迎入一个大塔之中供养[1]。这种小泥塔就是藏传佛教供养礼拜中流行的擦擦。

  小泥佛、小泥塔是佛教信徒做功德、积善业、求福祉的一种产物。经过开光仪式后,便被认为具有神佛灵气,而被人供养膜拜。开光是佛教的宗教仪式之一。佛像和新建寺院落成后,择吉日举行隆重的供奉和庆典仪式,称为“开光”,亦称“开眼”、“开眼供奉”。藏传佛教对新塑制、绘制和印制的佛像、佛塔、经典等,在智慧坛场进行的灌顶迎神安住仪式,亦称“开光”。佛像、佛塔等宗教用品,只有经过开光仪式,才具有神性,并成为信众崇拜和供奉的神物。小泥佛、小泥塔也是一种法身舍利,是佛的象征,多集聚于塔中,以为供养。

■ 中国著名佛像文物鉴定专家、国学名家、禅画名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佛像专家。在佛教文化、考古、鉴定研究方面著述丰富,对禅意书画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成就斐然。央视《鉴宝》、《寻宝》节目专家。

“擦擦”,指的是一种小型的泥塔或泥佛像,2010年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古印度文明-辉煌的神庙艺术》中展出的大英博物馆藏古印度制小泥像,称之为“祈愿铭牌”[2],而在东北、内蒙地区俗称“板儿佛”、“佛瓦”,北京一带习称“泥饽饽”[3] 。

  什么是“擦擦”

主要著作:

最早,也是迄今为止对擦擦进行系统研究的代表人物就是意大利东方学者图齐[4],他对擦擦所作的定义是:“擦擦是一种塔状的小型泥塑,不仅如此,它还能表现佛教中的某一个神,或者是记录某种缘起法颂。擦擦一般是用土、水和在一起制成的,有时也在其中加入著名喇嘛的骨灰。有时也因为某种原因而搀入大麦或小麦粒:这些麦粒或者是因为在开光仪式中用过,或者是为了祈求丰收和感恩。”另一位称作叶斯开(J?schke)的学者则认为:“擦擦是用土和水制作的佛像或锥形物”(Handworterbuch der Tibetischen Sprache .452页)。而德格定思认为:“它们是用粘土制作的小像”。钱达拉·达斯的观点是:“用粘土制作的用于祭祀的锥型小像,大量地安放在塔沿上”。瓦德尔说:“擦擦是用粘土或者是在土中掺进骨灰而揉捏而成的丧葬用像或支提”(Buddhism of Tibet .329页,参看497页)。施拉根韦特说(Schlagintweit):“擦擦也可以指旅行者用粘土揉捏而成的锥形的塔” (Buddhism in Tibet,206页)。以上学者所说的内容,基本可归纳为:擦擦是用粘土制成的塔或像,有时里面掺有一些其它的有神圣意味的东西。而“擦擦”这个名称本身是来自印度,图齐说:擦擦的名称本身证明了它不是藏人的发明;西藏词典学也认为这词源来自于梵文。然而,更准确地说,这个词来自于印度俗语的某种形式而不是梵语,这与劳费尔所提出的观点相吻合[5]。即“擦擦”这个词的原形是sancaka,意思是模具。事实上,擦擦正是通过模具制造的。图齐进一步认为这个藏文词更有可能来源于俗语sacchaya或sacchaha,它的原意是完美的“形象”或“复制”,事实上,西藏的词典学者们直译它为dam pai(同sat)gzugs brnan,就是“完美的形象”[6]。

  “擦擦”是藏传佛教地区善男信女对小泥佛、小泥塔的称呼。“擦擦”一词最早见于汉文史籍《元史·释老传》:“擦擦者,以泥作小浮屠也……作擦擦者,或十万、二十万以至三十万。”据著名意大利藏学家G·杜齐先生说,“擦擦”(tsha-tsha)是藏语音译,源自梵文sa-chaya,意为“真相”或“复制”。从引文看,“擦擦”仅指小泥塔,似乎与佛无关。查骞《边藏风土记》也有相关记载,说“夷人(藏族人)身旁,各系小泥佛,或范金,或糌粑捏之,云可护身,刀枪不入,大喇嘛赐之,不易得也。又多小塔,名擦擦,亦长系身”。也就是说,“擦擦”的本意是专指泥制小塔,而压印的小泥佛并不称“擦擦”。

《中国历代纪年佛像图典》

擦擦的名字显示其源自印度,对于古老的擦擦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这种还愿物应当看作是藏地擦擦的原型。朝拜由佛传圣化之地的人,往往想随身带回某种纪念品,某种与佛陀游化所圣化之地保持着物质接触,并可再次唤起首度朝拜时虔信的法物。出于朝圣者的热忱,由僧人以及寺院和圣地的看护者监督,开始制作这些小像……他们带着朝圣中迎请的法物返回雪域。渐渐地,早期从印度迎请的泥像在藏地获得了独立的发展,并开始在本土制造[7]。

图片 2

《佛教雕刻名品图录》

从文献及现存印度及藏传佛教中的擦擦来看其发展演变规律,开始是立体的小泥塔,或压印的有塔和缘起法颂的擦擦。这时压制的擦擦大多有翻起的泥边,可推测其制作方式:是揉好泥团,直接用模具挤压上去形成的。之后才流行压印有各种佛像的擦擦,这时擦擦的边缘变得相对齐整起来。

  但是近二三十年来,随着收藏热的兴起,“擦擦”的含义也有了变化,除指小泥塔外,还指小泥佛。如有的著作就称小泥塔为“塔擦”,小泥佛为“佛擦”。照藏传佛教的仪轨,在寺院中放置“擦擦”的小房子称“擦康”。信徒们将做好的“擦擦”,或供奉于寺院的“擦康”,或供奉于神山转经道上的山洞和玛尼堆上,或投诸江河神湖。在藏区,“擦擦”是广大善男信女对佛崇拜的象征。

《佛像的鉴定与收藏》

宗教器物的制作往往有着严格的仪轨,擦擦的制作也不例外。图齐提到两个文献,一份是普桑校勘的Qdikarmikapradīpa(《初业者灯》),另一份是夏斯特里出版的约公元8世纪无上瑜珈上师不二金刚的Kud32winirghātana(《除灭恶见》)中的段落,这两个文献都描述了同一种仪轨,称作《摹制一切仪轨》,藏文译为《摹制擦擦仪轨》。每个步骤都有相应的咒语,分为十步:

  应该说,“擦擦”一词,长期以来在内地并不流行。除在信仰藏传佛教的信徒中广为使用外,在甘肃、宁夏、内蒙古等地的汉族群众中并没有什么影响。人们多用“小泥塔”、“小泥佛”之名,不知有“擦擦”其名。20世纪90年代以来,“擦擦”的称呼大行其道,这是与收藏热的兴起联系在一起的,“擦擦”也成为人们喜爱的收藏品之一。人们对藏族文化的兴趣和对藏传佛教的好奇,是“擦擦”一词流行的根本原因;“擦擦”呼之上口,促进了它的传播和流行。

《佛像的系谱》(译作)

1.取土,咒语:顶礼诸佛,o/ vajrāyu2e svāhā

  “擦擦”不是小泥佛、小泥塔最早的称呼

《历代佛像真伪鉴定》

2.成型,咒语:o/ vajrobhavāya svāhā

  有些文章认为,《元史·释老传》“擦擦”一词,是对小泥佛、小泥塔最早的称呼。这种说法是值得商榷的。小泥佛、小泥塔的名称,是与佛教在我国的传播和发展联系在一起的。而不太为人们所注意的佛教文献,则给我们提供了更早更多的资料,其中有洋名,也有汉名。有些名称,还见之于早期的实物题记上。

《海外及港台收藏古代佛像珍品》

3.抹油,为便于下一步用模具翻制擦擦时图案压印得清晰并便于剥离。咒语:o/ araja viraja svāhā

  外来的名称,多见于唐代佛教文献。小泥塔称“小堵婆”、“泥制底”;小泥佛称“拓模泥像”。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九云:“印度之法,香沫为泥,作小堵婆,高五六寸,书写经文,以置其中,谓之法舍利也。数渐盈,精建大堵婆,总聚于内,常修供养。”义净《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云:“归东印度,到三摩明吒国,国王……每于日日造拓模泥像十万躯。”并说“西方法俗,莫不以此为业”。提云般若译《造像功德经》云:“若男子、女人、刍(即比丘)、五众应造佛像,若无力者,下至大如黄麦,造堵波,形如枣许,刹杆如针,盖如麸片,舍利如芥子……随己力,能至诚殷重……洪纤两途,福应无二;大小千计,净心终一。”义净在《大唐南海寄归内法传》又云:西国诸寺“造泥制底及拓模泥像”。这些引文有诸多的意义,但同时说明:造小泥塔、小泥佛之俗,是从印度传来的,当时称为“小堵婆”、“泥制底”、“拓模泥像”等。“堵婆”、“制底”都是音译,旧译为浮屠、浮图,即佛塔。

善业泥即用模子脱成的泥制浮雕佛像,唐代这类泥像制作了很多。善业泥之名也是因为唐代有的泥像背后有大唐善业泥,压得真如妙色身诸字而得名,所以凡是这种小泥模制佛像也都可统称为善业泥像。尺寸大小不等,多数在10厘米以内 。

4.印模,咒语:o/ dharmadhātugarbhe svāhā

  其实,制作小泥佛、小泥塔的习俗,并不始于唐代,而是随着佛教的东传,早在北朝就在中原地区流行,只是到了唐代更为盛行而已。在现实生活中,它的名称,不是“小堵婆”、“泥制底”等洋名,而是有自己的土名:小泥佛、小泥塔。小泥塔的名称,最早见于武则天时期翻译的佛经《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只要“修故塔或造小泥塔”,便可使“短命者”长命,“多病者”无病。唐代段成式《寺塔记》载:“常乐坊,赵景公寺僧守行,造小泥塔及木塔近十万枚,当时(武宗会昌三年)尚有数万存焉。”“常乐坊”约在今西安交通大学南半,“赵景公寺”为隋唐时佛寺。这是十分少见的有关唐代造小泥塔(且有木塔)的记载,而且,直呼为“小泥塔”,从名称上说来,是很有意思的。在唐代关中一带,还将小泥佛称为“善业泥”。在西安发现的唐代小泥佛背面印有“大唐善业泥,压得真如妙色身”字样。

这种小型模印佛像,早在北魏即已出现了,北魏和西魏的泥模像一般较唐代为大。笔者自己收藏的一尊西魏泥佛像,高度约10厘米,为释迦佛坐像,高肉髻,面相清丽,着褒衣博带式大衣,衣脚纹褶密簇,趺坐于拱形龛内,与北朝石窟造型一致。迄今所知有明确纪年最早的泥像为西魏大统八年扈郑兴造三佛像。此外在咸阳张底湾北周独孤信墓也出土了一尊。

5.Qkowana.可能是压印,咒语:o/ vajramudgara ākotaya svāhā

  另外,唐宋时期,在敦煌一带,还有“脱塔”、“脱佛”的称呼。“脱”乃俗语,即把和好的泥填入模子捶打而成,如脱土坯、脱砖坯等。从晚唐、五代、宋代的敦煌文献中看出,在敦煌一带,信徒们除“脱塔”、“脱佛”外,还有一种更为便捷、更为廉价的佛事活动,即“印沙佛会”。每年正月斋日,社众携带香花、佛食和印沙模具,在河边沙滩上,用塔模、佛模将佛像、佛塔印于沙上。印沙时,只需把模子往沙上一捺即可完成。当然要按一定的仪轨进行:要口诵真言,右手印沙,左手持念珠记数。小泥佛印沙可以“印如来之妙相”;小泥塔印沙,可以使“九横(即九种灾难)离身”。这种“印沙佛会”,上自政府官员,下至黎民百姓,男女老少,均可参加,是一项群众性的佛事活动。沙土是大自然所赐,花上一天时间,就可功德圆满,易为群众所接受,很受百姓欢迎。

善业泥像在清代乾隆、嘉庆朝以后随着金石考据学的兴起也逐渐被人注意。道光十九年初,刘燕庭在西安慈恩寺见到了善业泥,以后为鲍昌熙摹入《金石屑》,这是最早著录善业泥的文献。

6.Qkar2aza.召请擦擦上的天众或压印陀罗尼中涉及的天众,并将天众的加持力驻入其中,咒语:o/ dharmarate svāhā

  我们注意到:在上述文献中,找不到一点“擦擦”的影子。这是因为,内地的佛教是从印度通过中亚诸国、新疆和河西走廊传入的,而藏传佛教传入内地则要晚得多。单从文献上看,小泥佛、小泥塔称名始于初唐,“擦擦”称名起源于元,也就是说,前者要比后者起码早6个世纪。至于现实生活中,如前述在内地的“擦擦”热,则更是20世纪90年代的事了。

唐代善业泥

  1. Sthāpana.使召请的天众安住擦擦,咒语:o/ supratisthitavajre svāhā

  小泥佛、小泥塔的制作时间早于文献记载

▲ 唐 善业泥 背面拓片

8.开光,咒语:o/ sarvatathāgatamaz1atadīpte jvala jvala dharmadhātugarbhe svāhā

  小泥佛、小泥塔在我国开始制作,与文献记载并不同步,而是要早于文献的记载。在现实生活中,下层劳苦信众僧尼,大都文化很低,多不识字,即使识字,也很难看到相关文献。这就是说,人们制作小泥佛的活动,并不是来自文献记载,而是随着佛教的东传将印度的这一习俗带到中国的。

▲ 唐 善业泥佛像

  1. Visarjana开光后请天众回归本处,咒语:o/ svabhavavi1uddhe āhara āhara āgaccha āgaccha dharmadhātugarbhe svāhā

  从有关资料看,小泥佛的制作,最早开始于北朝。近人黄浚(字伯川)《尊古斋陶佛留真》一书,著录3品:北魏孝昌元年(525年)一品,为方形坐龛式小泥佛;西魏大统八年(542年)一品,为扈郑兴所造龛式三佛并坐小泥佛;隋仁寿二年(602年)一品,为竖长方形小泥佛,背范文字3行,文曰“仁寿二年,兴福寺造,少陵园下,眇行者一”16字。1953年,咸阳张底湾北周独孤罗墓出土小泥佛一件。上述诸品,皆有年代,有的还有出土地点,而隋仁寿品铭文,更是难得,它说明小泥佛是寺院僧人所造,为探索这一问题提供了重要资料。到了唐代,随着国家的安定和佛教的繁荣,制作之风更盛。不仅模制各种造型精美的小泥佛,还开始模制圆锥体小泥塔。小泥佛多出土在西安慈恩寺一带,清代道光以来,在大雁塔下,僧人耕地往往得之。清代著名金石学家刘燕庭就在大雁塔下拾得10余种。除西安外,20世纪初以来,在甘肃敦煌、新疆和田、云南大理等地,小泥佛、小泥塔都有出土。

▲ 西魏善业泥

10.酬谢因咒语召请降临的天众,补充仪轨中可能的疏漏,咒语:o/ ākā1adhātugarbhe svāhā[8]。

  降及西夏和元代,一反唐代以小泥佛为主的倾向,而是以小泥塔为主,小泥佛则相对较少。20世纪60年代以来,甘肃敦煌、武威,内蒙古黑城,宁夏贺兰、青铜峡等地,都有发现。少者数枚、数十枚,多者数千、数万枚。如1991年贺兰山拜寺沟方塔废墟,出土小泥塔5000多枚,小泥佛1000多枚;1999年,位于贺兰山拜寺口村东的紫圪墓,出土小泥塔2000多枚。1995年,敦煌莫高窟出土小泥佛5万枚、小泥塔2万枚。在宁夏中卫还出土了西夏铜质小泥模具。这些地区多为受藏传佛教影响的地方,其小泥佛、小泥塔形制也多受藏传佛教的影响,有的地方还出土了藏传佛教的“空行母”和“大威德金刚”。这一时期,中原地区制作小泥佛、小泥塔之风,似乎有所减弱,在考古中很少发现,但在西部地区大行其道,盛行不衰。这一现象值得研究。

▲ 唐代善业泥

同样的仪轨在《丹珠尔》nu函第153号也有描述,内容基本相同:

  ————————————————

▲ 唐代善业泥

1.挖土

  作者单位: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

▲ 唐代善业泥

2.取土

  本文来自《寻根》2008年01期,86—89页。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美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在脱模时用手捏

关键词:

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 2.3亿元 2005年 伦敦佳士得,

原标题:那些年拍卖的天价中国陶瓷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

详细>>

亦要选用和制备适当的泥料,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

后母戊鼎是时至后日世界上出土最大、最重的青铜礼器,享有镇国之宝的美誉。现为国家超级文物,二零零零年列入...

详细>>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元青花在至正元

2、 古代基本上都是竹刀来修胎的,竹刀修胎有竹刀的特点,比如会留下淡淡的竹丝纹。这个在高古瓷是十分容易辨认...

详细>>

越窑是中国古代南方著名的青瓷窑,唐代越窑、

问题: 有哪位大神答疑解惑!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