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材料有待探寻,二零一六.11.21 - 2015.11.29 推荐

日期:2020-01-12编辑作者:美术资讯

图片 1

图片 2

今天下午,“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十五世纪中期瓷业发展面貌如何?“空白期”瓷器呈现何种艺术面貌?“空白期”的官瓷产品为何不书年款?这些一直以来令陶瓷学者和公众感到困惑的问题,也将在此次展览上有所呈现,并将继续被深入探究。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上海博物馆“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现场

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今天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空白期”瓷器不暑款识或与正统皇帝的母亲张太后希望正统皇帝效仿先朝的简朴,摒弃父亲那一代的奢侈之风有关。

图片 3

图片 4

上海博物馆“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现场

开幕式现场

展览现场

开幕式现场

关于景德镇瓷器,我们都了解明宣德的青花大碗,更加熟知明成化的斗彩鸡缸杯。

规模空前 许多“空白期”问题有待探究

关于景德镇瓷器,我们都了解明宣德的青花大碗,更加熟知明成化的斗彩鸡缸杯。

但是在这两大制瓷高峰的期间,宣德以后,成化之前,却一直有一段“空白期”。

近年来,先后有多家机构举办过有关15世纪中期的瓷器展览,学界对于这一问题呈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此前,故宫博物院举办的相关展览主要侧重于官窑瓷器、以本馆藏品为主;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举办的相关展览则主要侧重于考古出土品、以2014年景德镇珠山御窑厂发掘的材料为主。而此次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大展,陈列器物除正统到天顺的皇家官瓷、以及景德镇的考古出土品外,还有这一时期的分封藩王定烧产品和民窑瓷器。

但是在这两大制瓷高峰的期间,宣德以后,成化之前,却一直有一段“空白期”。

也就是明朝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景德镇瓷器在十五世纪中期的29年里,有一段默默无闻的时期。

图片 5

也就是明朝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景德镇瓷器在十五世纪中期的29年里,有一段默默无闻的时期。

图片 6

明正统-天顺景德镇窑青花狮球纹大盘 上海博物馆藏

展厅现场

图片 7

上海博物馆研究馆员陆明华表示,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有专家研究“空白期”瓷器,但因为依据不足,很难把淹没的历史进行展示。1988年,景德镇考古研究所发现正统时期的遗存,2014年又取得更重要的考古进展,举办这样一次“空白期”瓷器大展的时机才趋于成熟。

“空白期”并不是字面上技术断层、窑场停工、发展暂停的局面,而是因为战争频繁,内部争夺皇位的动荡时期,景德镇瓷器业也随之受到了影响,所烧制的瓷器几乎不书款识,也没有过多的历史文献记载,使得明清文人士大夫和收藏家对它们并没有鉴赏记录,所以给世人造成了当时景德镇御器厂似乎没有烧制瓷器的印象,即使机构或个人有这一时间段时期瓷器的收藏,因为没有足够证据,也被推断为宣德或成化瓷。

图片 8

本次展览由上海博物馆与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合作举办,以景德镇御器厂发掘出土的器物以及上海博物馆的藏品为主,并向国内外28家博物馆、考古研究所借展富有代表性的作品。展品涵盖传世官窑瓷器、明御器厂出土器物和标本、各地分封藩王相关瓷器以及民窑瓷器,总数达285件/组。如此大规模集中展出国内外“空白期”官民窑代表性器物,在业内尚属首次,填补了相关展览的空白。

所谓“青花贵宣德,彩瓷贵成化”,但是经历了中间三朝之后,为何成化斗彩瓷能流传千年,并以至一掌大小的鸡缸杯诞生出天价?其中当然需要这三个朝代的承上启下作用:正统时期模仿宣德工艺,出现了一些工艺相似的盘、缸等大器,并开时代先河大量使用红绿彩。而天顺年间的小器物、釉下彩等,反倒被成化瓷器继承。

展厅现场

图片 9

“我们展览正好将时代链接起来,知道斗彩瓷器如何过渡发展,也能看到宣德到成化年间,瓷器工艺继承开拓的痕迹”,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

“空白期”并不是字面上技术断层、窑场停工、发展暂停的局面,而是因为战争频繁,内部争夺皇位的动荡时期,景德镇瓷器业也随之受到了影响,所烧制的瓷器几乎不书款识,也没有过多的历史文献记载,使得明清文人士大夫和收藏家对它们并没有鉴赏记录,所以给世人造成了当时景德镇御器厂似乎没有烧制瓷器的印象,即使机构或个人有这一时间段时期瓷器的收藏,因为没有足够证据,也被推断为宣德或成化瓷。

明正统-天顺青花海水瑞兽纹罐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展厅现场

所谓“青花贵宣德,彩瓷贵成化”,但是经历了中间三朝之后,为何成化斗彩瓷能流传千年,并以至一掌大小的鸡缸杯诞生出天价?其中当然需要这三个朝代的承上启下作用:正统时期模仿宣德工艺,出现了一些工艺相似的盘、缸等大器,并开时代先河大量使用红绿彩。而天顺年间的小器物、釉下彩等,反倒被成化瓷器继承。

此次展览也有别有于过去上海博物馆作为艺术性博物馆,以展示精美艺术品为主的展览,尤其强调探索性。“因为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长期处于’空白期’,有很多问题甚至是没有答案的,需要我们深入探索。”陆明华说。

2019年5月28日,“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揭开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陶瓷“空白期”的时机已经成熟。

“我们展览正好将时代链接起来,知道斗彩瓷器如何过渡发展,也能看到宣德到成化年间,瓷器工艺继承开拓的痕迹”,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

上海博物馆也将于6月27—28日举办“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国际学术研讨会”,进一步揭示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景德镇瓷业发展状况和时代特点。

展品是以景德镇御器厂发掘出土的器物以及上海博物馆的藏品为主,并向国内外26家博物馆、考古研究所借展,共展出285件/组瓷器。如此大规模的汇集,在业内尚属首次。

图片 10

图片 11

你想看到的瓷器种类,在展厅中的四个单元均有呈现:从只有皇家能使用的官窑、景德镇御器厂170余件/片修复瓷器或标本,官窑、名窑考证模糊的藩王遗留物,和墓葬出土供器、生活用品的民窑。

图片 12

十五世纪中期 斗彩鸳鸯莲池纹碗 故宫博物院藏

上世纪70、80年代,就有人开始研究“空白期”瓷器,但依据不足,这段被淹没的历史很难展示出来。而在1988年和2014年,景德镇御器厂遗址上2次出土的残片,打破了这种停滞不前的局面。

2019年5月28日,“灼烁重现: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瓷器大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揭开十五世纪中期景德镇陶瓷“空白期”的时机已经成熟。

考古发掘揭开景德镇“空白期”瓷器面纱

遗址文物堆积地层图

展品是以景德镇御器厂发掘出土的器物以及上海博物馆的藏品为主,并向国内外26家博物馆、考古研究所借展,共展出285件/组瓷器。如此大规模的汇集,在业内尚属首次。

十五世纪中期主要是指明代的正统、景泰、天顺时期(1436—1464年)。此三朝历时29年,期间帝位更迭,政治混乱动荡。而此时景德镇御器厂生产的官窑瓷器,也因不署年款,缺乏有明确纪年的器物,其面貌一直模糊不清,相关研究工作始终无法深入,被称为中国陶瓷史上的“空白期”或“黑暗期”。

根据地理位置和遗址文物堆积地层推测,1988年发现的可能是正统遗存,“这一地层上是成化地层,有发现成化款识的瓷器,下一地层也有宣德年款制造的瓷器。而中间一层出土了很多大缸,在查明史、地方志等文献上都看到有记载这样器物,所以一下子就敲定这一批遗物为正统年间。它们的出现解决了所谓空白期的问题,证明空白期其实是有烧造的”,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告诉雅昌艺术网。

你想看到的瓷器种类,在展厅中的四个单元均有呈现:从只有皇家能使用的官窑、景德镇御器厂170余件/片修复瓷器或标本,官窑、名窑考证模糊的藩王遗留物,和墓葬出土供器、生活用品的民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专家开始关注这方面问题,找出一些可能属于这个时期的瓷器,但也并不十分明确,而且民窑多,官窑少,所以研究进展非常缓慢。近几十年来,“空白期”瓷器研究取得重大进展,主要得益于田野考古的重大发现。

相较于1988年出土的50余件器物,2014年在景德镇御窑器北边发现了100余件,物种丰富。而据推测这些遗物可能是正统和天顺遗存,但也不完全排除其下限在天顺末乃至成化初年间。

为什么说揭开“空白期”瓷器的时机已成熟

图片 13

展厅现场

上世纪70、80年代,就有人开始研究“空白期”瓷器,但依据不足,这段被淹没的历史很难展示出来。而在1988年和2014年,景德镇御器厂遗址上2次出土的残片,打破了这种停滞不前的局面。

十五世纪中期 青花锦地纹壮罐 故宫博物院藏

“通过考古发掘,可以判断正统至天顺年三朝的官窑烧制情况,基本能看出端倪甚至有初步结论。特别是正统、天顺相对继承和相似的烧法,可以清晰了解陶瓷烧制历史”,上海博物馆陶瓷部研究馆员陆明华表示。

图片 14

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向澎湃新闻详细介绍了景德镇“空白期”瓷器的两次重大考古发现,以及他们的断代依据。

因为两次考古发掘的实物依据,均是过去所不见的款识、工艺,上海博物馆举办本次展览,不仅揭开了“空白期”瓷器的背后文化现象,也解决了学术上的重要课题,为研究瓷器史、人文历史的学者,提供了第一手珍贵资料。所以,展览也做到艺术性、学术性、探索性。

遗址文物堆积地层图

据江建新介绍,1988年11月,他们在景德镇珠山明御窑厂西墙一带发现一正统官窑遗存,出土了一批瓷器标本,其中最重要的出土瓷器有青花云龙纹大缸(由当时出土的20多片瓷片复原),腹径达88厘米,器型硕大,似为明朝最大一件瓷器。

展览的故事从一口大缸开始。

根据地理位置和遗址文物堆积地层推测,1988年发现的可能是正统遗存,“这一地层上是成化地层,有发现成化款识的瓷器,下一地层也有宣德年款制造的瓷器。而中间一层出土了很多大缸,在查明史、地方志等文献上都看到有记载这样器物,所以一下子就敲定这一批遗物为正统年间。它们的出现解决了所谓空白期的问题,证明空白期其实是有烧造的”,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告诉雅昌艺术网。

“为什么会有这种缸子呢?我们查阅了相关明史记载,永乐19年三大殿被火烧,一直到正统六年三大殿复原,复原后王振就派太监到景德镇专门督造青花龙纹大缸。文献记载它是正统六年烧造的大缸,我们就此知道它烧造的下限不会晚于正统6年,它的年代是可靠。”

第一单元“华章再现”皇家气概官用瓷

相较于1988年出土的50余件器物,2014年在景德镇御窑器北边发现了100余件,物种丰富。而据推测这些遗物可能是正统和天顺遗存,但也不完全排除其下限在天顺末乃至成化初年间。

“另外我们在考古过程中发现的地层关系也是很清楚的,上面有成化款识的瓷器,下面有宣德年代的瓷器,中间地层的年代正好是“空白期”的东西,所以从考古学的角度来看,它的时代非常可靠。因此,通过1988年的考古发现,基本解决了’空白期’不空白的问题。”

《青花云龙纹大缸》

图片 15

图片 16

明正统

“通过考古发掘,可以判断正统至天顺年三朝的官窑烧制情况,基本能看出端倪甚至有初步结论。特别是正统、天顺相对继承和相似的烧法,可以清晰了解陶瓷烧制历史”,上海博物馆陶瓷部研究馆员陆明华表示。

红绿彩莲荷纹盖罐

高65.5cm 口径56.5cm 底径51.0cm

因为两次考古发掘的实物依据,均是过去所不见的款识、工艺,上海博物馆举办本次展览,不仅揭开了“空白期”瓷器的背后文化现象,也解决了学术上的重要课题,为研究瓷器史、人文历史的学者,提供了第一手珍贵资料。所以,展览也做到艺术性、学术性、探索性。

2014年,考古队又在景德镇御窑厂东北边发现了属于正统到天顺时期的地层。“大概有80多公分到一米厚的纯瓷片的堆积,其上下层的地层关系跟1988年情况类似。”江建新说,“其中出土了宣德官窑里从没见过的青花瓷枕,光同一个品种就出现多达10几种花纹装饰,可见这个时期的官窑烧造,并不像过去大家想象的那么的空白,是应该有一定规模的,而且它的烧造技术也是很高的。”

上海博物馆藏

从一口大缸开始的导览

经过这两次考古,所谓“空白期”的面貌也逐渐变得清晰。

第一单元“华章再现”皇家气概官用瓷进门处,主要为上海博物馆馆藏器物,其中第一眼就是目前明代传世瓷器中最大体积的《青花云龙纹大缸》,这件器物自1995年来到上海博物馆,便一直在瓷器厅展出。本次为了展览更换展厅时,在前期预案已经准备充分下,其重量需要至少6个人共同迁移。

展览的故事从一口大缸开始。

图片 17

第二展厅的《青花云龙纹大缸》

图片 18

青釉暗花缠枝莲纹碗

明正统—天顺

第一单元“华章再现”皇家气概官用瓷

“空白期”瓷器呈现何种特征?

高75.5cm

图片 19

“空白期”的面貌正逐渐为人所揭示,那么这一时期的瓷器有着怎样的特征?

1988年明代景德镇御器厂遗址出土

《青花云龙纹大缸》

众所周知,“空白期”瓷器正好处于宣德与成化两个制瓷高峰之间。过去不少学者曾认为,15世纪中期陷入了瓷器烧造的低谷,无论是产品数量还是质量都远远不及其前朝后代。

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

明正统(1436-1449)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伴随着出土材料的累积与学术研究的深入,几乎可以确认,这一时期的烧造水平很有可能被严重低估了。从景德镇的发展情况来看,15世纪中期的官窑维持了明代前期的正常烧造水平,不仅将前代永宣两朝遗留的烧造技术发挥了出来,更为后世成化年间烧造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这三个朝代中,尤其是正统、天顺年间,官窑并未停滞,而是仍有烧造。民窑的发展虽然不及官窑,但是也并不逊色,特别是当时瓷器上继元代之后再次流行的人物故事纹往往描绘精细、极具特色。

而这件上海博物馆《青花云龙纹大缸》与第二展厅景德镇御窑厂出土的一件龙纹大缸几乎相似,但出土器物是由大量碎片拼接而成。

高65.5cm 口径56.5cm 底径51.0cm

图片 20

《青花云龙纹大缸》可以与文献相互印证,宣宗皇帝朱瞻基去世后,9岁太子朱祁镇即位。但是辅政者宣布铜器、器皿等制造全部罢停。但在正统四年毁于火灾的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重造完工,需要大量器物来使用和装饰,皇家的膳食用品、光禄寺等也有这样的需求,于是正统六年,又下令开始烧制瓷器。

上海博物馆藏

青花琴棋书画仕女图罐

上海博物馆藏《青花云龙纹大缸》局部

第一单元“华章再现”皇家气概官用瓷进门处,主要为上海博物馆馆藏器物,其中第一眼就是目前明代传世瓷器中最大体积的《青花云龙纹大缸》,这件器物自1995年来到上海博物馆,便一直在瓷器厅展出。本次为了展览更换展厅时,在前期预案已经准备充分下,其重量需要至少6个人共同迁移。

江建新对澎湃新闻表示,他们通过大量出土遗物的整理,知道“空白期”瓷器的整体艺术风格、工艺关系就是上承宣德,下启成化。“它的花纹、釉色早期跟宣德相近,天顺年的很多遗物又对成化官窑产生直接影响,比如它的制作工艺,特别是釉上彩的制作技术,实际上它上承宣德的斗彩技术,同时它开拓的工艺技术又对成化官窑产生很大影响,成化官窑的斗彩技术严格讲是由正统继承而来。”

但可能中间几年的停工,让各方面的烧制技术生疏,而使得一批器物有瑕疵。在正统九年,太监王振发现制作的青龙白地花缸有细碎裂纹,并禀告皇帝,被勒令重造。

图片 21

图片 22

而在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出土的大量大龙缸碎片确实都有裂纹。即使上海博物馆这件难得的传世完整大缸,器身也有裂纹,而且造型、青花‌‌纹饰、风格几乎一样,所以可以认为,它们是‌‌同时期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景德镇官窑瓷。‌‌

第二展厅的《青花云龙纹大缸》

青花携琴访友图梅瓶

但因为“空白期”瓷器的造型到釉彩、纹饰及制作工艺,与宣德、成化朝的风格相似,因此过去不少制品都被划归这两朝。现在,通过景德镇御窑的考古发掘品和其它相关研究,本单元展出的大多数器物可认定为正统至天顺时期烧造,也可能属于连接这几个朝代的制品。

明正统—天顺(1436-1464)

江建新说,“空白期”瓷器体现出来的风格既有宣德时期粗旷的风格,同时又具有成化器皿精细、小巧的风格,它充当着链条的作用,开辟了后朝的一种新风。

《青花卷草纹梅瓶》

高75.5cm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上博陶瓷研究部副主任彭涛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它是承前启后的一个时代,上承宣德,下启成化的风格。基本上继承了永乐,宣德的官窑生产技术、包括烧制方法、器型纹饰等,也有创新,虽然目前看起来并不是很多,比如瓷绣墩,在元代就有了,但是明代的绣墩,目前所见最早的就是“空白期”的,体量大,画工精细;还有瓷枕,虽然从宋代磁州窑、定窑、景德镇窑都有烧造瓷枕,明代最早发现的官窑瓷器里的瓷枕也是空白期的,而且数量非常多、纹饰精美。”

明正统—天顺

1988年明代景德镇御器厂遗址出土

图片 23

通高27.0cm 口径5.6cm 足径9.8cm

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

青花折枝花卉纹如意形枕

2001年北京市海淀区明皇子墓出土

而这件上海博物馆《青花云龙纹大缸》与第二展厅景德镇御窑厂出土的一件龙纹大缸几乎相似,但出土器物是由大量碎片拼接而成。

“空白期”的官瓷产品为何不书年款?

北京市问问研究所藏

《青花云龙纹大缸》可以与文献相互印证,宣宗皇帝朱瞻基去世后,9岁太子朱祁镇即位。但是辅政者宣布铜器、器皿等制造全部罢停。但在正统四年毁于火灾的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重造完工,需要大量器物来使用和装饰,皇家的膳食用品、光禄寺等也有这样的需求,于是正统六年,又下令开始烧制瓷器。

明代景德镇的官窑瓷器,从永乐、宣德、成化及以后各朝官瓷产品上多书有自己的年款,如“宣德年制”、“大明成化年制”等,而正统、景泰、天顺三朝瓷器不书年款,导致后世无法从传世品中区分哪些是这三朝产品,这是导致出现瓷器“空白期”现象的重要原因。

2001年出土于北京市海淀区明皇子墓的《青花卷草纹梅瓶》。虽然有破损,不过可以明确这座明朝‌‌成化二年墓的主人是成化皇帝仅活了10个多月便去世的大皇子。

图片 24

据上海博物馆研究馆员陆明华、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所长江建新等多位专家确认,目前全世界流传的“空白期”瓷器几乎都不带款识。此次展览中唯一一件例外的瓷器是一件湖北出土的藩王相关瓷器上写有款识,这件瓷碗下部写着“天顺年制”,字体粗犷,但与官窑瓷器常见的正规年款如“大明宣德年制”等又有所不同,有待进一步研究。

成化初年见深皇帝去世后几年已经停烧瓷,所以这件器物可以进一步证明,烧制时间为‌‌天顺年间。

上海博物馆藏《青花云龙纹大缸》局部

“我们找遍文献,都没有发现关于其中原因的记载。“空白期”的官瓷产品为何不书年款至今仍然未解之谜,如果研究出来将是重大的学术成果。”彭涛说。

《青花缠枝莲纹葫芦瓶》

但可能中间几年的停工,让各方面的烧制技术生疏,而使得一批器物有瑕疵。在正统九年,太监王振发现制作的青龙白地花缸有细碎裂纹,并禀告皇帝,被勒令重造。

图片 25

明正统—天顺

而在景德镇御窑厂遗址出土的大量大龙缸碎片确实都有裂纹。即使上海博物馆这件难得的传世完整大缸,器身也有裂纹,而且造型、青花??纹饰、风格几乎一样,所以可以认为,它们是??同时期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景德镇官窑瓷。??

花婴戏图碗

高44.5cm 口径5.8cm 底径20.3cm

但因为“空白期”瓷器的造型到釉彩、纹饰及制作工艺,与宣德、成化朝的风格相似,因此过去不少制品都被划归这两朝。现在,通过景德镇御窑的考古发掘品和其它相关研究,本单元展出的大多数器物可认定为正统至天顺时期烧造,也可能属于连接这几个朝代的制品。

对于“空白期”官瓷为何不书年款,江建新则有自己的见解。他对澎湃新闻表示,宣德以前洪武瓷器就没有款识,到了永乐开始出现带款的瓷器,宣德瓷大量带款,几乎成了一种制度,传世品里很多成化瓷也有款识,只有中间这三代没有款,大家就猜测是不是由于这个时代发生了“土木堡之变”、天灾人祸、中央政权内哄,它就无暇顾及烧造。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图片 26

图片 27

同样以单独展柜陈列在展厅中央的《青花缠枝莲纹葫芦瓶》,由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借展。而“空白期”瓷器以笔触描绘人物或者动植物作为主题纹饰比较多见,但是这一款式的葫芦瓶给人生硬、程式化的印象很少见。而在第二展厅,景德镇御窑厂遗址的出入发现中,也有一件葫芦瓶被发现。

《青花卷草纹梅瓶》

展厅入口处的 青花云龙纹大罐 高65.5厘米,口径56.5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故宫博物院借展的器物

明正统—天顺(1436-1464)

“从相关制度上可以考察,当时宣德皇帝比较讲究和奢侈,他那个时代的瓷器款式多而且华丽,在御器厂也发现很多蟋蟀罐,可见宣德皇帝是比较好玩。他的后朝正统皇帝九岁登基,登基时还非常年轻,他的母亲张太后担心他学父亲会玩物丧志,就把宫里好玩的东西都打掉,希望正统皇帝可以向洪武皇帝学习,效仿先朝简朴,摒弃父亲那一代的奢侈之风,后来就不写款了。大概有这方面的原因,这是我的想法。”

葫芦瓶左边,一眼看去就知道它们出自宫廷。因为来自故宫博物院18件作品中,青花红彩器物更显富丽。瓷器上青花红彩两种彩饰方法相结合,是明代早期御窑瓷器中一种新颖的装饰工艺形式。

通高27.0cm 口径5.6cm 足径9.8cm

“其实这或许是很自然的事情,前朝洪武皇帝不写款,它效仿早期的官窑不书款,到了成化以后历代又都暑款,反而显得这三朝不暑款就非常的特殊。”江建新说。

皇家器物中的纹饰不能随意发挥,而是需要按照官样图像风格来制作,龙凤为主。但是在这批器物中会经常看见海怪等形象。其实这是受政治大环境影响的时代印记,正统年间国家外患内乱、天灾人祸,“海怪”实际上是祈求天下太平、五谷丰登的寓意。

2001年北京市海淀区明皇子墓出土

《青花红彩海水瑞兽纹高足碗》

北京市问问研究所藏

明正统—天顺

2001年出土于北京市海淀区明皇子墓的《青花卷草纹梅瓶》。虽然有破损,不过可以明确这座明朝??成化二年墓的主人是成化皇帝仅活了10个多月便去世的大皇子。

高10.8cm 口径15.6cm 足径4.4cm

成化初年见深皇帝去世后几年已经停烧瓷,所以这件器物可以进一步证明,烧制时间为??天顺年间。

《青花红彩海水海兽纹碗》

图片 28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美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主题材料有待探寻,二零一六.11.21 - 2015.11.29 推荐

关键词:

大会由山东省工艺美术协会袁敏同志主持,花乱

会议现场 会议最后,省轻工集体企业联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邱青森同志做了重要讲话。对四届理事会以来,省工...

详细>>

而此篇会继续介绍唐三彩中别的类型的釉色装饰

长石釉就是用长石替代草木灰做熔剂配制的釉料,属透明釉的一种。它也是在清代晚期由欧美传入中国的制釉新方法...

详细>>

中原今世书法30年,中国今世书法30年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二零一四.11.29 推...

详细>>

山东美院省级委员会副秘书左益,国家艺术基金

标签: 国家艺术基金 艺术人才作育接济项目西边观念手工业艺创新品牌经营管理人才培育 花乱开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