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篇会继续介绍唐三彩中别的类型的釉色装饰

日期:2020-01-12编辑作者:美术资讯

图片 1

图片 2

长石釉就是用长石替代草木灰做熔剂配制的釉料,属透明釉的一种。它也是在清代晚期由欧美传入中国的制釉新方法。其特点是釉面硬度高,光亮透明,有柔和感,烧成范围宽,高温黏度大,不易流淌,发色均匀,原料来源广,化学成分稳定,适合大规模工业化生产。传统灰釉、石灰釉与长石釉比较,其缺点是烧成范围较窄,高温黏度较小,流动性大,原料来源复杂,化学稳定性差。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中国古陶瓷研究界的许多学者认为,早在唐宋时期中国人就用长石制釉了,因为他们在考古发掘中发现,那个时期的釉料中含有长石的矿物成分。这是对古代制釉工艺的一种带有普遍性的误解。我们不但要知道各地长石的常量元素,更要知道其微量元素和痕量元素,它才是古陶瓷痕迹鉴定中的关键所在。

文/李兆楠 釉彩流动与攀胸的条带的不流动,形成了对比。这两种对比显示了唐代陶工对于釉色控制的收放自如。

上篇介绍了唐三彩马胸部杏叶装饰上釉色流动现象,以及三彩器物上出现的白色斑点的形成,反推千年前的三彩制作工艺,并以此说明釉色流动现象是人为控制的结果,而控制的初衷则是出于装饰的需要。而此篇会继续介绍唐三彩中其他类型的釉色装饰,进一步呈现唐三彩施釉工艺的多样性,以及唐代陶工如何进行釉色管理。

长石是一族矿物的总称,呈架状硅酸盐结构。其化学成分是钾、钠、钙和钡的铝硅酸盐,主要类型有钾长石、钠长石、钙长石和钡长石。长石在我国分布很广,南北各地都产,各地所用长石基本都是本地或附近产品。

马首辔头上杏叶釉色的流动明显得到了控制,这种控制,是陶工为了表现马首五官部分的清澈而为之。

《釉的装饰》

琉璃一词,古已有之。它应当是古希腊语的译音,泛指人造玻璃制品。但琉璃和玻璃在古代各有所指。所谓汉绿釉、唐三彩、宋三彩和辽三彩都是现代人的叫法,古称就是琉璃。到目前为止,我国最早的绿釉陶器发现于汉武帝的重孙汉宣帝在位期间的墓葬中。自汉宣帝以后,绿釉陶器制作在丝绸之路沿线获得蓬勃发展,到东汉时期已经非常流行了。虽然两晋时期国内政局稍有稳定,但是以北方匈奴为代表的民族势力日盛,彻底阻隔了中原地区与西亚各国的联系,这一时期釉陶制品又从中国人的视野中消失了。直至北朝少数民族政权建立后,丝绸之路重新打开,釉陶生产才得以恢复和发展。琉璃釉陶自三国以后消失了三百年,在东魏、北齐时期才又出现在国人面前。

洛阳博物馆的三彩马却出现了另一种情形。之前提到,为了增加马身的层次和丰富,陶工除了在杏叶部分延长了釉色的流动,与此同时,以蓝色釉料点缀其间,产生流动的效果。这种马身大面积的流动也是控制的另一种方式。

在极个别的唐三彩动物俑上,有一类色釉的出现方式和位置与以往所见的俑有所不同。因这类现象并不具有普遍性,而未能引起广泛关注。另一种可能则是,色釉的的出现被认为是自然形成的”釉滴“,从而被忽视。

北朝末年隋朝初年,由于隋文帝的东征西讨,琉璃釉可能又出现过短暂消亡,但正是隋唐人的喜爱和追捧,在唐朝建立以后,琉璃釉陶器才得到真正的大发展。

彩釉陶马

从工艺上而言,这种”釉滴“的形成并不复杂,对于唐代陶工而言,制作这样的釉滴实在是轻而易举。但将焦点从工艺转向装饰之后,这样的现象将归入我们讨论的范畴。通过对这一类俑的观察,可以确认一点,这些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釉滴是唐代陶工的主动设计,而这类设计在唐三彩动物俑中并不常见,这显然是个别工匠独立思考后的作品。

汉绿釉采用氧化铅+细砂(石英)+色剂(铜或铁)的多元配方。它与我国本土胎釉同源的青瓷属于不同工艺体系。

唐代洛阳博物馆藏

下面我们用一件实物来介绍这类设计。这件三彩马相较于一般的三彩马有几处特点:马为嘶鸣状态、鞍栿印有装饰、马股配有马鞦、鞦上宝珠装饰,而更为特别之处在于,马踏板上出现的釉滴。这些釉滴的颜色和马身流淌的釉色相匹配,或许正是这个原因,起到了视觉上的误导,给人们造成釉滴是从马身自然流淌而形成的。

宋三彩是唐三彩制作的延续,由于制作于宋代而称宋三彩。宋代北方生产三彩器的窑口有磁州窑、登封窑、鲁山窑、扒村窑和宝丰窑等多处。烧造器物多为炉、枕、盘、盆和洗等实用器,较少有唐代那种驼、马、俑等动物和人物造像。其制作工艺也与唐三彩略有不同。唐代多种彩釉之间,相互交融,虽有少数作品也用刻画线条的方法隔离不同色彩,但不像宋代那样普遍使用印、刻画工艺,再以不同色彩釉料直接在胎上搭配装饰成花纹图案。釉色多为黄、绿、白、褐等色彩。

在控制的过程中,也有“失控”的情况发生,下图中这件三彩马既是其中一例,前腿上方的杏叶出现了褐色流釉,这显然不是陶工的本意,马身的点状装饰已经解决了视觉单一的问题,不需要再用釉色流动增加动态感,这道流釉的产生,是釉料配比出现了偏差的结果。

三彩马

法华釉又叫法华釉陶或称法华花器,在我国陕西西南部的蒲州和泽州一带于元代开始制作,明代中期以后十分流行。法华器的装饰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用蔡锷琉璃釉直接绘染纹饰,另一种采用宋代壁画中的立粉技法,在陶胎表面上用泥浆勾勒出凸起的图案轮廓线条,然后分别填以紫黄蓝绿各色釉料进行装饰,入窑烧成。

陶工对于釉色的控制,不仅仅局限于马身的杏叶部分,我所说的情况也见于三彩器物和马之外的俑。在这里不作展开陈述。

唐代唐三彩艺术博物馆藏

素三彩,名为彩,实为釉,是以釉代彩,也是从古代琉璃釉发展而来。明代中叶以后,低温色釉的发展已日益增多和成熟,创制了黄、绿、紫三色低温釉,称素三彩。因没有红色,故以素来表其特征。除以上三色外,清代尚有黑、蓝、白釉色,是在素三彩的基础上,不断发展的新品种。在素三彩中,黄釉是最主要的色釉,它是以铁为着色剂的彩釉。成化、弘治、正德的黄釉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水平。清代以后黄釉色调愈来愈淡,其含铁量愈来愈低。绿、紫釉色变化虽然没有黄釉鲜明易辨,但其色调深浅亦随铜和锰的含量多少和其他着色元素的影响而变化。

《釉的控制》

在做了对比观察后,我得出一个结论,马踏板上釉滴的形成与马身流淌的釉色并无关系,这些褐色、绿色釉滴的位置完全避开了马身流釉的位置,我们通过一张从马腹部仰拍的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马腹部并没有出现褐绿两色釉,而仅是单一的褐色。

控制釉色是一种为了追求主动装饰的需要,在这种需求之下,陶工是依靠什么技术实现的呢。这是一个关于三彩釉料的关键问题,只有这个问题得以解决,才能更好的理解唐三彩釉料的控制。同时,也会让唐三彩的其他相关工艺得到解释。

再以一张俯视图看踏板上的两色釉滴。釉滴的分布均匀自然,具有明显的人为设计痕迹。有趣的是,釉滴的散布巧妙地避开了马的四足和马蹄部分。

在解决技术问题前,我们将目光继续停留在三彩马上,通过这件马俑,来了解控制中的另一种类型。

以釉色装饰动物踏板的案例在三彩动物俑里并不常见,但是我们还是找到了其他案例呈献给大家,并以此作为这类设计的一个互证。

马的颈部及身体出现了一些不规律的白色斑块,这种现象在唐三彩器物中较为常见。这种白色的斑块被称作三彩的“留白”。最早关注三彩留白现象的是日本人佐藤雅彦,在七十年代《隋·唐的单色釉·三彩·绞胎》中,对留白工艺提出了一个观点,这种观点总结为一句话就是——以蜡护釉。佐藤雅彦认为,复烧三彩之前,在需要留白的地方进行点蜡,用蜡保护白色斑块,避免其他色釉的覆盖和交融,文中称这种方法叫“拔蜡法”。中国则称为:涂蜡留白法。

唐永泰公主墓出土的一对三彩马俑吸引了我的注意,他们的特别之处在于雕塑的美感与造型上的反差,一马昂首、一马颔首的造型,正应和了杜甫《题韦偃画马歌》诗中:“一马啮草一马嘶,坐看千里当霜蹄”的形象。

三彩釉陶马

2017年中旬,我馆与陕西历史博物馆联合举办《泥火幻彩——唐都长安三彩精华展》,在此期间,我接触到了这一对三彩马,我注意到,马的踏板上出现了使用釉色装饰的情况。

唐代

三彩马

原藏英国铁路养老基金会

唐代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以蜡护釉的观点逐渐成为主流声音,影响之广,并持续至今。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日本学者提出的这一观点,对唐三彩工艺的早期研究,具有探索性和先进性,在这点上,是值得学习和尊重的。

与唐博三彩马踏板处双色釉装饰不同之处在于,永泰公主墓两件三彩马踏板处的装饰是以单色釉完全覆盖胎体。图中左一马踏板施褐色釉,右一施青黄色釉。抛开釉色的多寡,其装饰和设计理念是完全一致的。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美术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而此篇会继续介绍唐三彩中别的类型的釉色装饰

关键词:

大会由山东省工艺美术协会袁敏同志主持,花乱

会议现场 会议最后,省轻工集体企业联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邱青森同志做了重要讲话。对四届理事会以来,省工...

详细>>

山东美院省级委员会副秘书左益,国家艺术基金

标签: 国家艺术基金 艺术人才作育接济项目西边观念手工业艺创新品牌经营管理人才培育 花乱开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今...

详细>>

带瑟瑟珠,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古书上记载“吐蕃妇人辫发,带瑟瑟珠,云珠之好者,一珠易一良马”。关于天珠,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和故事,...

详细>>

罗汉堂全新展览,攻八卦山房藏明式家具展览

摘要:今年的5月25日,罗汉堂全新展览“明室”在香港亮相。这个展览,或许是罗汉策划已久的一次释放,也是27年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