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功在执笔用笔,故《书筏》中多有精辟之论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书法资讯

笪重光书筏、画筌专著传世。其在书法上创作时尊重用笔,捺撇笔各具俯仰、轻重之姿。书筏中说:笔之执使在横画,字之立体在竖画,气之舒展在撇捺,筋之融结在扭转,脉络之相连在丝牵,骨血之调停在振作振作,趣之呈露在勾点,光之明显在布满,行间之茂密在流贯,局势之错落在奇正。

1、书法者,书而有法之谓,故笔落纸上,即入“法”中,动静皆能含法为上品。唐.欧阳旬《用笔论》

陈天哲

www.788.com,    《书筏》是清初的一篇主要的书法理论小说,尤其对笔墨技术做出了精辟的下结论。黄宾虹、林散之等我们对此极为注重。得其那本小说大意,都以老子“道”的美丽为纲目,重申书法和绘画本体在“道”的申明中所应具有的表现,他将黑白、虚实、清浑、顺逆、起落、伸屈、呼应、转折等一多元周旋的框框,对应到艺术的招数与词汇中加以扩传,而循循善诱乎读者去作当先人间,突破常形的奇思妙想。

2、书之风姿,虽得于心,然法度必讲资学。沈括《梦溪笔谈》

越来越看不懂越应该看,看不懂无非因为笔者古农学修养相当不够,只怕通晓力非常不够,等等!本人古法学修养相当不够,要不要进级?如若你未来想把书法搞好,答案是自投罗网的,既然要,就更应该看!领会力缺乏,更可怕!天哲以为,绝大大多人学习中相见阻碍是领悟力不高……所以,越发须求看下去!

    王文治跋《书筏》文曰:“此卷为笪书中无上妙品,其论书深切三昧处,直与孙虔礼前后相继并传,《笔阵图》不足数也。”那篇写作中有许多精辟解说常被后人援用,并且篇中谈起的一对书法中的辩证关系也值得我们想想。在那之中多有精辟之论。如论笔法,说人们只知起笔藏锋之易,殊不知收笔出锋亦很难,独有对“九分”、“章草”有深深认知,才具得到,而用笔的不二诀窍在于合乎规律,不在于手腕的强弱。“今世草圣”林散之曾全文抄录此文以赠后人。

3、今书之美字钟、王,其功在动笔用笔。元.解缙《春雨杂述》

自己把上一段深切阐释一下,书法玩到最终,一定玩的是知识!古管理学修养与自己精晓力,才是的确助你超越高手的关键因素……

    王文治称笪重光“小楷法度尤严,纯以唐法运魏晋超妙之致……以《曹娥》仰追《宣示》,乎登钟傅之堂矣。”其小金鼎文传世极少,现藏有仑堂美术馆笪氏小楷《嘉州集》一册,录五言律二十四首,此册尤为来的不轻巧。《嘉州集》著有《书筏》、《画筌》,王翚、恽寿平作评注,曲尽精微,有裨后学。      笪重光精古文辞,收音和录音于《嘉州集》的《书筏》、《画筌》传世,那是以试行理性的清醒写下的。《清史稿》卷二百八十二有传。康熙大帝下江南时陪同。其论书曰“匡廓之白,手布均齐;散乱之白,眼布匀称”,是华夏太古自万世师表以来墨家“和”的想想在美学中的充足体现,表明出办法与观念还是是计策在有形与区区中,拓宽与发扬自由的人生、印象的方法以及实践的精神。说其“皆由甘苦中流出”也决不虚誉。       《书筏》文中一段论述来越来越深领悟笪重光的书法之道:笔之执使在横画,字之立体在竖画,气之舒展在撇捺,筋之融结在纽转,脉络之相连在丝牵,骨血之调停在奋发,趣之呈露在勾点,光之分明在遍及,行间之茂密在流贯,时势之错落在奇正。横画之发笔仰,竖画之发笔俯,撇之发笔重,捺之发笔轻,折之发笔顿,裹之发笔圆,点之发笔挫,钩之发笔利,一呼之发笔露,一应之发笔藏,分布之发笔宽,结构之发笔紧。

4、用笔之法:拓大指,偃中指,敛第一指,拒名指,令掌心虚如握卵,此大体也。唐.卢携《临池诀》

古代人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

    从上在《书筏》中引用的语句可知到其书法相比爱抚用笔,其书法文章字体修长,点画丰腴,少数引带、游丝、飞白夹杂当中,流动缭绕,于秀雅姿媚中显现出强健之笔韵,写出了米、董之间的韵致。因为笪氏既是书法和绘美学家,又是墨宝理论家,故《书筏》中多有精辟之论。综论笔法、墨法、布白、风采等多少个地点,论述都较首要,文辞简明扼要,足见小编的书法功底和修养之深。

5、执笔之法,实指虚拳。运笔之法,目的在于笔先。清.冯武《书法正传》

您读上多多篇,就只怕懂!

    笪重光(1623年-1692年),字在辛,号江上海外国语大学史,自称郁冈扫叶道人,晚年居马卡鲁峰学道改名传光、蟾光,亦署逸光,号奉真、始青道人,台湾省句容人。一江苏丹徒人作。有印文曰铁瓮城西逸叟,句容人。福临八年(一六五二)进士,官里正。风骨棱棱,虽权贵亦惮之。著有书筏、画筌,曲尽精微,有裨后学。卒年七十。

6、古之所谓实指虚掌者,谓五指皆贴管为实,其小指贴名指,空中用力,令到指端,非紧握之说也。握之太紧,力止在管,而不注毫端,其书必抛筋露骨,枯况且弱。清.包世臣《安吴论书》

尽管照旧不懂,工具,百度,身边人,都得以!

    笪重光亦能诗,诗风清刚隽秀。其也善画山水兰竹,山水得南徐气象,其高情逸趣,横溢毫端 。在画图上从“有”和“无”,“虚”和“实”的角度深远斟酌了意境的布局,笪氏认为美术意境的创始必需珍视“有”和“实”的描绘,为此“虚”和“无”手艺生发出来。      《画筌》里阐释了:虚空本来就难以画出来,实在的景致清晰,那么虚空的景显表露来了。精神、神气很难画出来,实在的程度逼真了,美妙的程度就生出了。虚和实地点相反,画的光景不谐和,有画的地点大多属于多余的累赘。虚和实互相效用、生发,没有画的地方也能结成神奇的程度。

7、大凡学书指欲实,掌欲虚,管欲直,心欲圆。元.陈绎曾《翰林要诀》

籍口是长久不能言喻的!

    《书筏》、《画筌》是笪重光等研讨书法和绘绘画艺术术理论的专著,王翚、恽寿平为其作评注,曲尽精微,有裨后学。余绍宋以为《书筏》原与《画筌》并行。《画筌》为长篇骊丽小说,词藻甚美,《书筏》也应是同一体裁,但现成《书筏》现有28则,甚为精到,似非江上不办。段落零散,不相连贯,猜疑并不是全文。且云其全与阙不可见。

8、卢公忽相谓曰:子学吾书,但求其力耳,殊不知用笔之力,不在于力;用于力,笔死矣。虚掌实指,指不入掌,东西上下,何所阂焉?常人云:永字八法,乃点画尔,拘于一字,何异守株!唐.林蕴《拨镫序》

虚的主题素材,更易于解决,是我们立马的莫大相当不够!

【书筏】原著:    笔之执使在横画,字之立体在竖画,气之舒展在撇捺,筋之融结在纽转,脉络之相连在丝牵,骨血之调停在起劲,趣之呈露在勾点,光之显著在遍及,行间之茂密在流贯,时局之错落在奇正。    横画之发笔仰,竖画之发笔俯,撇之发笔重,捺之发笔轻,折之发笔顿,裹之发笔圆,点之发笔挫,钩之发笔利,一呼之发笔露,一应之发笔藏,布满之发笔宽,结构之发笔紧。    数画之转接欲折,一画之自转贵圆。同一转也,若误用之必有病,分别行之,则合法耳。    横之住锋或收或出,(有上、下出之分。)竖之住锋或缩或垂,(有悬针、摇缕之别。)撇之出锋或掣或捲,捺之出锋或回或放。    人知起笔藏锋之未易,不知收笔出锋之吗难。深于七分章草者始得之,法在用笔之合势,不关花招之强弱也。    匡廓之白,手布均齐;散乱之白,眼布匀称。    画能如金刀之割净,白始如玉尺之量齐。    精美出于挥毫,奇妙在于布白,体度之变化因而而分。观钟、王楷法殊势而知之。    真行、大小、离合、正侧,章法之变,格方而棱圆,栋直而纲曲,佳构也。    人知直画之力劲,而不知游丝之力更坚利多锋。    磨墨欲熟,破水用之则活;蘸笔欲润,蹙毫用之则浊。黑圆而白方,架宽而丝紧。(肥圆、细圆、波折之圆。白有四方、长方、斜角之方。)    古今书法家同一圆秀,然惟中锋劲而直、齐而润,然后圆,圆斯秀矣。    劲拔而绵和,圆齐而光线,难哉,难哉!    将欲顺之,必故逆之,将欲落之,必故起之;将欲转之,必故折之;将欲掣之,必故顿之;将欲伸之,必故屈之;将欲拔之,必故擪之;将欲束之,必故拓之;将欲行之,必故停之。书亦逆数焉。    卧腕侧管,有碍中锋;伫思停机,多成算子。    活泼不呆者其致豁,流通不滞者其机圆,机致相生,变化乃出。    一字千字,法规于画,十行百行,排列于直。    使转圆劲而秀折,遍及匀豁而精致,方许入书法家之门。    名手无笔笔凑泊之字,书法家无字字叠成之行。    黑之量度为分,白之虚净为布。    横不能够平,竖不可能直,腕不能够展,目不可能注,分布终不能工。布满不工,规矩终不可能圆备。规矩有亏,难云法书矣。    起笔为呼,承笔为应,或呼疾而应迟,或呼缓而应速。    横撇多削,竖撇多肥,卧捺多留,立捺多放。    骨体筋而植立,筋附骨而萦旋,骨有修短,筋有肥细,二者未始相离,成效由此分属。勿谓“软软”二字为劣,如掣笔非先是品紫毫,不能够软绵绵也。    欲知多力,观其使运中途。何谓丰筋?察其纽络一路。    筋骨不生于笔,而笔能损之,益之;骨血不生于墨,而墨能增之,减之。    能运中锋,虽败笔亦圆;不会中锋,即佳颖亦劣。优劣之根,断在于此。    肉托毫颖而腴,筋藉墨沈而润;腴则多媚,润则多姿。    以上论书,言浅而旨确,非工力深者不解其难也。

www.788.com 1

1、书法者,书而有法之谓,故笔落纸上,即入“法”中,动静皆能含法为优质。唐.欧阳旬《用笔论》

《书筏》评点:《书筏》,综论笔法、墨法、布白、风采等多少个方面,论述都较主要,文辞简明扼要,足见笔者的书法功底和修养之深。因笔者本人既是书法和绘乐师,又是书法和绘画理论家,故《书筏》中多有精辟之论。如论笔法,说大家只知起笔藏锋之易,殊不知收笔出锋亦很难,独有对“八分”、“章草”有深入认知,本事获得,而用笔的宗目的在于于合乎规律,不在于花招的强弱。

9、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用力,献酎之丽。南宋.蔡邕《石室神授笔势》

2、书之风姿,虽得于心,然法度必讲资学。沈括《梦溪笔谈》

余绍宋认为,《书筏》原与《画筌》并行。《画筌》为长篇骊丽文章,词藻甚美,《书筏》也应是同一体裁,但现成《书筏》段落零散,且又不相连贯,狐疑并不是全文。后有王文治跋曰: “此卷为笪书中无上妙品,其论书深刻三昧处,直与孙虔礼前后相继并传,《笔阵图》不足数也。”可谓推祟格外。

10、书重用笔,用之存乎其人。故善书者用笔,不善书者为笔所用。

3、今书之美字钟、王,其功在动笔用笔。元.解缙《春雨杂述》

《书筏》一卷,原题清笪重光撰。张氏辑《昭代丛书》本后,有杨夏吉跋,云梦楼所临法帖,卷首标笪江上先生论书,未言其为《书筏》,且云其全与阙不可见,其为《书筏》原本与否,亦不可见。编中所言书法,共28则,甚为精到,似非江上不办。

11、笔心,帅也,副毫,卒徒也。清.刘熙载《艺概》

4、用笔之法:拓大指,偃中指,敛第一指,拒名指,令掌心虚如握卵,此大意也。唐.卢携《临池诀》

越来越多书法文章欣赏

12、昔人传笔诀云:“双钩悬腕,让侧面右,虚掌实指,意前笔后。”论书势:“如屋漏痕,如壁坼,如锥画沙,如印印泥,如折钗股。”明.丰坊《书诀》

5、执笔之法,实指虚拳。运笔之法,旨在笔先。清.冯武《书法正传》

13、张上大夫折叉股,颜太尉屋漏法,王右锥画沙.印印泥,怀素风鸟出林,惊蛇入草,索靖银钩虿尾,同是一笔法:心不知手,手不知心法耳。黄庭坚《论书》

6、古之所谓实指虚掌者,谓五指皆贴管为实,其小指贴名指,空中用力,令到指端,非紧握之说也。握之太紧,力止在管,而不注毫端,其书必抛筋露骨,枯而且弱。清.包世臣《安吴论书》

14、寸以内,法在掌指;寸一外法在肘腕。掌指法之常也,肘腕法之变也。元.郑铄《衍极并注》

7、大凡学书指欲实,掌欲虚,管欲直,心欲圆。元.陈绎曾《翰林要诀》

15、大字运上腕,小子运下腕,不使肉衬于纸,则运笔如飞。明.丰坊《书诀》

8、卢公忽相谓曰:子学吾书,但求其力耳,殊不知用笔之力,不在于力;用于力,笔死矣。虚掌实指,指不入掌,东西上下,何所阂焉?常人云:永字八法,乃点画尔,拘于一字,何异守株!唐.林蕴《拨镫序》

16、执笔低则沉着,执笔高则飘逸。清.梁献《执笔论》

9、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用力,献酎之丽。北周.蔡邕《石室神授笔势》

www.788.com 2

10、书重用笔,用之存乎其人。故善书者用笔,不善书者为笔所用。

17、凡学书字,先学执笔,若真书,去笔头两寸一分,若行黑体,去笔头三寸一分。下笔点画波奈屈曲,皆需一身之力送之。明朝.卫铄《笔阵图》

11、笔心,帅也,副毫,卒徒也。清.刘熙载《艺概》

18、把笔深浅,在于去纸远近,远者浮泛虚薄,近则瘟锋体重。唐.卢携《临池诀》

12、昔人传笔诀云:“双钩悬腕,让侧面右,虚掌实指,意前笔后。”论书势:“如屋漏痕,如壁坼,如锥画沙,如印印泥,如折钗股。”明.丰坊《书诀》

19、凡学书,欲先学用笔,,用笔之法,欲双钩子回腕,掌虚指实,以无名氏指依笔,则强硬。黄豫章先生《论书》

13、张太傅折叉股,颜太师屋漏法,王右锥画沙.印印泥,怀素风鸟出林,惊蛇入草,索靖银钩虿尾,同是一笔法:心不知手,手不知心法耳。黄鲁直《论书》

20、所谓法则,恹压.钩揭.抵拒.导送是也。五代.李煜《书述》

14、寸以内,法在掌指;寸一外法在肘腕。掌指法之常也,肘腕法之变也。元.郑铄《衍极并注》

21、执笔欲紧,运笔欲活,不得以指运笔,当以腕运之,执笔在手,手不主运;运之在腕,腕不知执。孙过庭有执.使.转.用之法:执谓长短深浅;使谓驰骋牵挚;转谓钩环盘纡;用谓点画向背;岂有的时候哉!宋.姜夔《续书谱》

15、大字运上腕,小子运下腕,不使肉衬于纸,则运笔如飞。明.丰坊《书诀》

22、凡书要笔笔按笔笔提,辩按尤当于起笔处,辩提尤当于止笔处。书法家于提按两字,有相合而无相离。故用笔重处正需飞提,用笔轻处正需实按,始免堕飘二病。清.刘颐载《艺概》

16、执笔低则沉着,执笔高则飘逸。清.梁献《执笔论》

23、用笔须花招轻虚。太缓而无筋,太急而无骨。唐.虞世南《笔髓论》

17、凡学书字,先学执笔,若真书,去笔头两寸一分,若行黑体,去笔头三寸一分。下笔点画波奈盘曲,皆需一身之力送之。梁国.卫铄《笔阵图》

24、笔要巧拙互用,巧则灵便,拙则浑古,合而参之,落笔自无性感浑浊之病矣。清.秦祖永《绘事津梁》

18、把笔深浅,在于去纸远近,远者浮泛虚薄,近则瘟锋体重。唐.卢携《临池诀》

www.788.com 3

19、凡学书,欲先学用笔,,用笔之法,欲双钩子回腕,掌虚指实,以无名指依笔,则强硬。黄黄庭坚《论书》

25、书法在用笔,用笔在用锋。清.周星莲〈临池管见〉

20、所谓法规,恹压.钩揭.抵拒.导送是也。五代.李煜《书述》

26、右军用笔内恹,正锋居多,故法度森严而全力以赴;子敬用笔外拓,侧锋居半,故精神散朗而入妙。明.丰坊《书诀》

21、执笔欲紧,运笔欲活,无法指运笔,当以腕运之,执笔在手,手不主运;运之在腕,腕不知执。孙过庭有执.使.转.用之法:执谓长短深浅;使谓驰骋牵挚;转谓钩环盘纡;用谓点画向背;岂不时哉!宋.姜夔《续书谱》

27、腕竖则锋正,锋正则四面势权全。次实指,制实则筋力平均。次虚掌,掌虚则选用低价。唐.李世民《笔法诀》

22、凡书要笔笔按笔笔提,辩按尤当于起笔处,辩提尤当于止笔处。书家于提按两字,有相合而无相离。故用笔重处正需飞提,用笔轻处正需实按,始免堕飘二病。清.刘颐载《艺概》

28、思翁言:坡公所书《赤壁赋》全用正锋,欲透纸背,每波画尽处,隐约有聚墨,痕如黍米,殊非石刻所能传。此皆用墨到极微妙地位,亦书法家莫传之秘也。清.朱和羹《临池心解》

23、用笔须花招轻虚。太缓而无筋,太急而无骨。唐.虞世南《笔髓论》

29、执笔在意便稳,用笔在于轻健:轻则须沉,便则须涩,谓藏锋也。清.冯武《书法正传》

24、笔要巧拙互用,巧则灵便,拙则浑古,合而参之,落笔自无性感浑浊之病矣。清.秦祖永《绘事津梁》

30、字有藏锋出锋之异,粲然盈褚,欲其手尾相应,上下不断为佳。宋.姜夔《续书谱》

25、书法在用笔,用笔在用锋。清.周星莲〈临池管见〉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书法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其功在执笔用笔,故《书筏》中多有精辟之论

关键词:

郑板桥书法欣赏《新修城隍庙碑记》拓片,《重

郑板桥《重修城隍庙碑记》册页乃《新修城隍庙碑记》草稿,郑板桥《重修城隍庙碑记》册页展现出成熟的、地道的...

详细>>

杨维桢书法欣赏【草书题钱谱】02,眼明见此群鸐

杨维桢书法《草书题钱谱》为杨维桢晚年精品,下笔力透纸背,老辣之甚,书风狂怪清劲,与号铁崖体之放逸险绝文...

详细>>

所谓唐伯虎有九个妻妾,此副《落花诗》是唐寅

唐寅平生坎坷,生活贫穷潦倒,郁郁不得志,只活到五十十周岁就谢世而去。唐寅临终时写的遗作诗,表露了她心神...

详细>>

洒脱秀逸,绘画上与沈周、文徵明、仇英并称

《落花诗》是唐伯虎传世的书法代表作之一,当为其较早所书,用笔圆转妍美,玉骨丰肌,风骚潇酒,温文尔雅。早...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