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孟頫正書《平江路重脩儒學記》,武周大足元

日期:2020-01-12编辑作者:书法资讯

www.788.com 1

武周大足元年西州高昌縣籍拾遺復原研究*

趙孟頫正書《平江路重脩儒學記》,至治元年七月十三日,楊載撰文,趙孟頫書丹並篆額,拓紙高173釐米、寬91釐米,額失拓。清繆荃孫等《江蘇省通志稿》有考。

何亦凡 朱月仁

欧阳修《集古录跋》 1064纸本 卷 27.2x171.2 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资料转自台北故宫博物院网站
欧阳修为北宋文物鉴赏风气的引领者,尝利用公职之便,广泛观览公私收藏,更收集到历代金石拓片达千卷。 其中可正史学缺误的 作品,由欧阳修亲题跋尾,也为作序,序文则请蔡襄书写,后集跋為《集古录》十卷。此作中四跋可能即为欧阳修所留存的少数自题 跋尾,而蔡襄所书的序文今已不见。
欧阳修喜以枯笔书写,虽露锋却不流浮,沉著有力,如苏轼所评:“尖笔乾墨作方阔字,神彩秀发,膏润无穷。”
用笔精谨,线条爽利,给人以清新的感觉,故苏轼云:“笔势险劲,字体新丽,自成一家。”
欧阳修评颜真卿语:“其字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从这些字的写法,可知推崇之外,欧阳修本身也以颜书为楷模。
“孝武”於《集古录》中改为“建武”,“建武”为汉光武帝年号,而“孝武”则不见于两汉之世。
《集古录》作“此所谓集灵宫者,他书皆不见,惟见此碑。则余之集録不为无益矣。”与墨迹本文字稍有不同。
款“治平八年(1064)闰月十六日”於《集古录》中改为“治平八年闰五月十六日”。《集古录序》写于嘉祐八年(1063),早于此跋一年,故知成书时间并非序成之时。
此墨迹书于有格线的纸上,与其他三件不同。《集古录》将此墨迹文字收为别本,书中所收正本作“鸿渐自撰,茶之见前史”,可知在成书时又加以修改。
释文:
右漢西嶽華山廟碑。文字尚完可讀。其述自漢以來云。高祖初興。改秦淫祀。太宗承循。各詔有司。其山川在諸侯者。以時祠之。孝武皇帝脩封禪之禮。巡省五岳。立宮其下。宮曰集靈宮。殿曰存僊殿。門曰望僊門。仲宗之世。使者持節。歲一禱而三祠。後不承前。至於亡新。寖用丘虛。孝武之元。事舉其中。禮從其省。但使二千石。歲時往祠。自是以來。百有餘年。所立碑石文字磨滅。延熹四年。弘農太守袁逢。脩廢起頓。易碑飾闕。會遷京兆尹。孫府君到。欽若嘉業。遵而成之。孫府君諱璆。其大略如此。其記漢祠四岳事見本末。其集靈宮。他書皆不見。惟見此碑。則余於集錄。可謂廣聞之益矣。治平元年。閏月十六日書。右漢楊君碑者。其名字皆已磨滅。惟其銘云。明明楊君。其姓尚可見爾。其官閥始卒。則粗可考云。孝順皇帝西巡。以椽史召見。帝嘉其忠臣之苗。器其璵璠之質。詔拜郎中。遷常山長史。換犍為府丞。非其好也。迺翻然輕舉。宰司累辟。應于司徒。州察茂才。遷鮦陽侯相。金城太守。南蠻蠢迪。王師出征。拜車騎將軍從事。軍還策勳。復以疾辭。後拜議郎。五官中郎將。沛相。年五十六。建寧元年五月癸丑。遘疾而卒。其終始頗可詳見。而獨其名字泯滅為可惜也。是故余嘗以謂君子之垂乎不朽者。顧其道如何尒。不託於事物而傳也。顏子窮臥陋巷。亦何施於事物耶。而名光後世。物莫堅於金石。盖有時而弊也。治平元年閏五月廿八日書。右陸文學傳。題云自傳。而曰名羽。字鴻漸。或云名鴻漸。字羽。未知孰是。然則豈其自傳也。茶載前史。自魏晉以來有之。而後世言茶者。必本鴻漸。蓋為茶著書。自羽始也。至今俚俗賣茶肆中。多置一甆偶人。云是陸鴻漸。至飲茶客稀。則以茶沃此偶人。祝其利市。其以茶自名久已。而此傳載羽所著書頗多。云君臣契三卷。源解三十卷。江表四姓譜十卷。南北人物志十卷。吳興歷官記三卷。湖州刺史記一卷。茶經三卷。占夢三卷。豈止茶經而已也。然佗書皆不傳。獨茶經著於世尒。右平泉山居草木記。李德裕撰。余嘗讀鬼谷子書。見其馳說諸侯之國。常視其人賢愚材性。剛柔緩急。而因其好惡喜懼憂樂而捭闔之。陽開陰閇。變化無窮。顧天下諸侯。無不在其術中者。惟不見其所好者。不可得而說也。以此知君子宜慎其所好。泊然無欲。而禍福不能動。利害不能誘。此鬼谷之術。所不能為者也。是聖賢之所難也。
印鑑說明
梁清標 梁清標(1620-1691),河北正定人,字棠村,號玉立,別號蒼巖子、蕉林居士。明崇禎十六年進士。工書,精鑑賞,富收藏。順治初降清,授編修,累擢戶部尚書。官至保和殿大學士。著有《棠村隨筆》等。
王厚之,《江邨消夏錄》云:「王厚之為臨川王和父之孫,好古博物,為中興第一。」生卒年不詳。
弘曆(1711-1799),清世宗四子,文治武功,為清諸帝之最。清高宗亦熱愛鑑賞書畫,曾將宮中收藏編為《秘殿珠林》《石渠寶笈》初編、續編數巨冊。在位六十年,廟號高宗,年號乾隆。
顒琰(1760-1820),清高宗第十五子,嗣為帝,在位二十五年。謚睿,廟號仁宗,年號嘉慶。
黃石翁,字可玉。元時南康人。家居廬山,少多疾,父母強使為道士,見《清容居士集》。款印見蘇軾書《東武小邦帖》中。
孫承澤(1592-1676),益都人,世隸上林苑籍,故亦稱大興人。字耳北,號北海,又號退谷。明崇禎四年進士,官給事中,入清仕至吏部侍郎。收藏甚富,有《庚子銷夏記》、《尚書集解》等。
歐陽修(1007-1072),吉水永豐人。字永叔,號六一居士、醉翁。工書。官參知政事。諡文忠。有《歐陽文忠公集》。
方從義(約1302-1393) ,字無隅,號方壺,不芒道人,金門羽客。江西貴溪人。上清宮道士。山水師二米,高房山。明洪武時尚在,生卒年不詳。
阮元(1764-1849),儀徵人,字伯元,號芸臺。乾隆五十四年進士,道光時官至體仁閣大學,加太傅。諡文達。著有《揅經室集》。
趙明誠(1081-1129),諸城人。字德父。趙挺之之子。鑒藏金石書畫。嘗以所藏銅器及石刻拓本,仿《集古錄》例,成《金石錄》三十卷,妻李清照序之。官知胡州軍州事。
洪邁(1123-1202),鄱陽人,字景廬,號容齋。兄弟三人,適、遵、邁。曾使金。官敷文閣待制,端明殿學士。有《容齋隨筆》。
胡儼(1361-1443),南昌人,字若思,號頤菴,別號三樂居士。官國子祭酒。工書畫,於天文地理律曆醫卜,無不究覽,朝廷大作,多出其手,有《頤菴集》。
吳與弼(1391-1469),臨川人,字子傳,學者稱康齋先生。躬耕讀書,四方來學者,教誨不倦。天順初授左春坊右諭德,固辭,留兩月,稱疾還。
此卷歐陽文忠公集古錄跋尾四。首漢西嶽華山碑。次漢楊公碑。次平泉草木記。次陸文學傳。皆公親書也。又有米南宮。趙德父。韓元吉。朱文公。尤延之。洪容齋諸公題識。誠寶翫也。流傳好事多矣。今歸秋官(下缺三字)。而儼得拜觀。不能釋手。謹識。永樂十年(1142)夏五月四日。豫章後學胡儼識。 胡儼(1361-1443),南昌人,字若思,號頤菴,別號三樂居士。
宋朝名儒鉅公多矣。而好古博雅。無如歐陽公焉。吾於集古一錄見之。昔司馬遷作史記。先儒以為博雅不足。至歐公修五代史。後世無得而議之。信非博雅之足不能也。雖然前代金石遺文向無此錄。歷年至今。其不泯滅者鮮矣。今也得公是錄。而永傳于世。蓋博雅之中而又有忠厚之意寓焉。公沒之後。世之名儒。慕公為人。於公之遺文。又能存之而不泯。即為善獲報之理也。然(點去)。四段跋尾。與印本同異及所言詳略。諸賢已論之矣。茲不復贅。天順二年(1458)歲次戊寅。秋七月望後二日。後學南陽李賢書。 李賢(1408-1466),鄧州人,字原德。

平江路重脩儒學記承務郎前饒州路同知浮梁州事楊載撰前翰林學士承 旨榮禄大夫知 制誥兼脩 國史趙孟頫書并篆額天下州縣之學莫盛於江浙之間江浙之間之學莫盛於吴前代之制州縣有文宣王廟而無學宋景祐間范文正公守郷郡始割錢氏南園地而創爲之又擇沃壤爲贍學田及公參預大政首爲仁宗言詔州縣皆立學然則天下之有學自吴郡始也後五十餘年當元祐四年公之子純禮爲江淮發運使因過家上冡疏奏朝廷復割南園地以益之繇是學制大備當文正公立學時首迎安定胡先生以爲學者師自漢唐以来公卿大臣才兼文武以忠孝著節如范文正公幾何人哉自孔孟以来爲五經大儒能傳聖人之學唯河南二程先生二程先生則嘗遊安定胡先生之門吴郡之學重之以二大賢之遺迹後来郡守之有識者進謁祠宇頋瞻儀刑躍然於心未論他政事必以興學爲先務建炎間兀术過吴學爲丘墟紹興十一年梁侯汝嘉重造禮殿十五年王侯繼造兩廡講堂齋舍承平舊觀至是盡復淳熈十六年趙侯彦操増造御書閣五賢堂寳祐間趙侯與盛有所増飭有元大徳二年治中王都中以殿宇廢久謀諸前兩浙都轉運鹽使朱侯虎慨然用其私財撤而新之則又前此所未有也今僅二十餘年廟學之屋俱有損者門廡墻壁日就穨剥今總管師侯始至奠謁先聖先賢周覽裵徊歎曰是學也嘗爲天下之甚盛幸今未及大壊承事在余不亟修葺以遺後人他日必用力百倍其囷弗能支矣謂非余之責不可也於是木之朽者悉易之墻壁之缺者悉作之廟凡破漏者多盡代其藉之之物而更覆之増飾塑像而新其藻繪始事以四月十二日卒事以五月二十八日侯属載爲文以記之且曰必厯敘前人之有功者今日之事則毋庸過褒侯意如此將以勸於無窮也載承命唯謹姑記其實侯之他善政不敢及焉侯之志也總管朶列□□□名克恭字敬之寧夏河西人氏至治元年五月記七月十三日建直學徐震立

編者按:本文原刊於《文史》2017年第四輯,197—214頁。

提要:www.788.com,新發現的旅順博物館藏LM20-1451-38-01v(實際正背與博物館正背相反)號經過整理小組比定,是唐大足元年西州戶籍殘片。據文書樣貌,可知它與現在分藏于俄羅斯、日本的幾組殘片屬於同年勘造的西州籍。LM20-1451-38-01v中張姓民戶“附”籍的實質是析籍,析籍所分之田的具體數額要大於普通授田的一次給田額度。民戶籍與僧尼籍在縣一級的製造過程中是同時的,而且也是被編輯在一起的。在戶口逃亡加劇的武周時期,西州在戶口管理和檢括方面更為嚴格和認真。

關鍵詞:吐魯番文書 戶籍 僧尼籍 析戶 戶口檢括

武則天時期,唐朝戶口逃亡加劇。證聖元年,鳳閣舍人李嶠上表曰:“今天下之人,流散非一”[1],聖曆元年五月,陳子昂《上蜀川安危事》曰:“今諸州逃走户有三萬餘”,“不屬州縣”[2]。其年十月,狄仁傑爲河北道安撫大使,上疏曰:“誠以山東近緣軍機調發傷重,家道悉破,或至逃亡。”[3]一年之內,西南、山東均有大面積逃亡。事實上,武周時期的戶口逃亡并不限于一州一郡、一縣一鄉,而是全國性的社會問題。長安初,鳳閣舍人韋嗣立云:“今天下戶口,亡逃過半,租調旣減,國用不足。”[4]又,蘇瓌云:“人畏搜括,卽流入比縣旁州,更相廋蔽。”[5]此時唐王朝在內地的戶口管理開始出現危機,大量的逃戶對唐代戶籍制度形成了衝擊,且有積重難返之勢,如李嶠所云:“所司雖具設科條,頒其法禁,而相看爲例,莫肯遵承。”[6]時人將此社會問題的癥結歸因于地方檢括無能和胥吏腐敗[7]。然而,與內地的總體情況不同,從同時期的西州戶籍文書來看,西州曾進行過較爲認真的戶口檢括。

展开剩余94%

武周長安三年,中央政府不再完全依靠地方州縣檢括戶口,而是採取由中央委派御史到地方括戶的辦法。唐長孺先生認爲長安三年唐朝政府採納并實施了證聖元年李嶠上表中的括戶建議,實行了中央括戶[8]。此後,學者對這一社會問題也有關注。朱雷、陳國燦二位先生均有文章論及。孟憲實對此又進一步討論,認爲長安三年中央括戶行動的背後存在地方與中央在利益分配上的矛盾,武周時期括戶的總體性失敗是由地方政府的不配合造成的[9]。

學界對武則天時期括戶問題的研究,基本著眼于中央御史括戶以及括戶政策。而檢括戶口本就是地方責任,也是戶籍制度中的基礎性部分,地方州縣的例行括戶也是值得關注的一面。保留至今的吐魯番戶籍文書,讓今人得以瞥見西州地區括戶的情狀,而新發現的武周大足元年西州籍爲考察武周末期西州地區的戶籍管理提供了新資料。

一、大足元年西州籍拾遺與復原

現爲旅順博物館藏的LM20-1451-38-01v、LM20-1523-06-53r文書是此次整理小組新發現的武周大足元年西州籍,兩件文書背面均爲佛教經錄。龍谷大學藏大谷文書Ot.5452、俄羅斯聖彼得堡東方研究院所藏文書Kr 4/654已經發表,但此次整理可以重新定名爲大足元年西州籍。書道博物館中村不折舊藏SH.125(此編號下共有六件文書)、Ot.5059,經池田溫定名且收錄進《中國古代籍帳研究》。芬蘭Mannerheim MS 151-1、Mannerheim MS 151-5經榮新江先生介紹爲“周大足元年西州籍”[10],可供同時參考研究。以上共13件文書就是目前研究大足元年西州籍的基本文書材料。

這些文書本爲西州籍,在當時由于超過籍的保存時限而被廢棄,但其紙背被重新利用。其中Ot.5452、LM20-1523-06-53、LM20-1451-38-01、Kr 4/654、SH.125-1、Ot.5059六件背面抄有一部佛教經錄[11],SH.125-2、SH.125-3、SH.125-4、SH.125-5、SH.125-6五件由於在王樹枏收藏時期以戶籍面向上裝裱,故而紙背墨印難以識別,但SH.125-1紙背墨印較深,可以判讀出這一佛教經錄的內容。但Mannerheim MS 151-1、Mannerheim MS 151-5背面並非佛經錄。

這組文書背面的佛教經錄是戶籍復原的重要依憑,依經錄順序可以推斷正面戶籍的書寫先後。該經錄寫本格式爲:一行分上下兩欄抄寫,遇不同經的合帙記錄,則提行另寫。經過測量,背面抄經錄一行約2cm寬,正面戶籍雖是蠅頭小楷,但每行間距較大,一行3-4cm寬。本文據背面經錄進行復原,推測正面籍之間的殘缺。現將此組文書戶籍面錄文如下(爲行文簡便,武周新字改回),并略作說明。

Ot.5452r

---------------------(縫背注記“順義鄉”)

1 ]康得口東至荒[[12]

www.788.com 2

Ot.5452r

戶籍文書“四至”的書寫以“東”爲首,“四至”之前的書式爲:城+里數+地名,今檢Ot.2604存有“城西七里康[”,未見其他更吻合者,遂Ot.5452r可暫補作“城西七里康得口 東至荒”。

LM20-1523-06-53r:


1]西至□ 南至□ 北至□

Ot.5452與LM20-1523-06-53可以直接綴合,由於LM20-1523-06-53背面抄寫了佛教經錄,且經錄面向上所裱,難以揭取正面戶籍,遂暫附綴合圖如下:

www.788.com 3

Ot.5452v+LM20-1523-06-53v

www.788.com 4

Ot.5452r+LM20-1523-06-53r

LM20-1451-38-01v:

1 ]□後被括使析于本鄉共女張弥婁下附

2 ]八畝永[

3 ]八畝七十步已受

4 ]七十步居[

5 ]五十二畝半五十步未受

6 ]伯橦?西至道南至渠


www.788.com 5

LM20-1451-38-01v

根據文書背面佛經錄內容的比對,Ot.5452v+LM20-1523-06-53v與LM20-1451-38-01r之間存在3行佛經名的距離,約6cm。此二件戶籍同屬於一張戶籍紙,Ot.5452r+LM20-1523-06-53r右側紙縫與LM20-1451-38-01v左側紙縫正好是一張戶籍紙的兩端,示意圖如下:

www.788.com 6

Ot.5452r+LM20-1523-06-53r與LM20-1451-38-01v關係示意圖

SH.125-1r:

1 男智力年貳拾玖歲衛士[

2 女醜始年拾陸歲中女[[13]

www.788.com 7

SH.125-1r

LM20-1451-38-01r與SH.125-1v之間缺五十行經錄,推算SH.125-1r與LM20-1451-38-01v之間缺約二十五行戶籍,即100cm距離。據經錄文序可知,Kr 4/654r在SH.125-1r之後。

Kr 4/654r:

1 一段十五畝一百六十步永業五里[

2 一段二畝永業常田城西六十里交河[

3 斯越磨寺[

4 合當寺尼總貳拾柒人[

5 ]人 破除[

6 ]人籍 後[[14]

SH.125-1v與Kr 4/654v之間缺十四行經錄,推算Kr 4/654r與SH.125-1r之間缺約七行戶籍,即約28cm距離。根據背面佛經錄文序可知,Ot.5059r在僧尼籍Kr 4/654r之後。

Ot.5059r:

1 ]老男 聖曆[

2 ]檢括附田宅并[

3 ]丁寡 聖曆二年帳[[15]

www.788.com 8

Ot.5059r

Kr 4/654v與Ot.5059v之間缺三十二行經錄,推測Ot.5059r與Kr 4/654r之間缺約十六行戶籍,即約64cm距離。此件文書正面戶籍存字較少,書法上難以斷定與之前的戶籍爲一人書寫,但一縣之戶籍本由五位里正負責抄寫,書法不同亦有可能。

SH.125-2r:

1 一段一畝永業部田[

2 一段二畝永業部田[

3 一段卌步居住園宅[[16]

www.788.com 9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书法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趙孟頫正書《平江路重脩儒學記》,武周大足元

关键词:

书法书法手卷兰亭序 更多,书法书法作品书法作

陈忠康临《兰亭序》书法长卷3种 张青山书法手卷欣赏《兰亭序》 李有来书法作品欣赏兰亭集序 陈忠康1968年生于浙江...

详细>>

【www.788.com】书法录像王羲之燕书湖心亭序笔法与

房弘毅书法字帖欣赏《兰亭序》 标签:田蕴章欧体小楷视频 更多上一篇:书坛耆宿:谢稚柳/任政视频下一篇:韦斯琴...

详细>>

次年英宗即位,但此时赵孟頫因病不能长途跋涉

赵子昂爱妻管道昇亦在书画上名冠有时,延佑三年,管妻子口干病复发,经赵孟俯数次央求,次年3月,方得准送内人...

详细>>

列入清代《宁国县志·儒林传》,亦有補書唐人〈

(1515—1534) 即日早上,大約七點半,先生已經寫了后生可畏會兒字。笔者忙完手邊的瑣事,泡好了茶,坐下吃了兩...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