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强调了雕塑台工作室的开放姿态,将工作室开

日期:2020-02-11编辑作者:艺术家介绍

提起艺术家的聚居地,大多数人都会想起798艺术区、草场地、宋庄、黑桥以及现在正在兴起的罗马湖,而在北京的北边也有这么一群艺术家,由15个工作室组成了一个小型艺术生态区域,同时也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雕塑实习基地,这里就是雕塑台。而我今天也就来到了这里。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的入驻艺术家已经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了两年,再次进行灵感的交流与碰撞。2016年6月4日,状态展在雕塑台开展,艺术家工作室同时对外开放。

梁好平时习作

朱志坚在工作室

一进入梁好工作室,扑面而来的是树木的清香,仿佛有错觉自己进入了一片森林之中。她的创作以原木为材料,对木料进行切割而成。她谈到早年留美的时候木头是随处可见的材质,而用惯了木头后,发现木头与人有一种亲近感。她所创作的作品中经常用到雪松、香樟等树木,作品通常由多棵经过切割的原木组成阵列,切割出的木头没有具体形象,而是抽象的。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艺术家谈到:每次的切割与塑造我都试图对以往所熟悉的形态有所推进,挑战,或是破坏。而这需要有极大的勇气。她认为作品只是艺术家修行的副产品,在创作的时候尽量的不去思考,不会犹豫,而用本能去创作,觉得这样会更加贴近自然,跳脱出思维定式。

码放整齐的雕塑习作

傲霜、何发:在p4开启实验戏剧

朱志坚工作室书籍

艺术家的一件件作品是怎样产生的,艺术家的工作是总是让人觉得很神秘,今天我就走进了一个工作室群落雕塑台。提起艺术家的聚居地,大多数都会想起798艺术区、草场地、宋庄、黑桥,最近也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搬到罗马湖,而在北京的北边通天苑有这么一群艺术家,由15个工作室组成了一个小型艺术生态区域雕塑台。这里也是央美的雕塑实习基地,来自艺术家来自雕塑、油画、壁画、数码媒体、设计、中国画等不同专业领域的入驻艺术家已经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了两年,在此进行灵感的交流与碰撞。2016年6月4日,状态展在雕塑台开展,艺术家工作室同时对公众开放。

梁好工作室中的作品

史玉龙工作室中的习作

梁好工作室全景

展览现场

朱志坚:大师和大自然是不会错的

梁好:作品只是艺术家修行的副产品

朱志坚工作室全景

史玉龙创作作品正在使用的工具

工作室一角

朱志坚:大师和大自然是不会错的

www.788.com,梁好讲解作品

张立涛工作室

朱志坚新作构思

张绍华在摄影作品前

雕塑台进驻工作室

张绍华:p4剧场是我搭建的摄影舞台

布朗库西曾说到:做艺术并不难,难的是能够进入一种恰到好处的状态。本次展览名为状态,并将艺术家工作室开放给公众,带领观众走进艺术家真实的工作状态。艺术家的工作状态无法欺骗观众也无法欺骗艺术家自己,在状态中我们可以窥探到艺术家最真实的一面。本次活动打破了画廊和美术馆的界限,让观者可以有机会进入艺术家创作的第一现场。对于艺术家来说,将工作室毫无保留得开放给大众也是一种挑战。雕塑台负责人王良在开幕致辞中介绍了雕塑台工作室的由来,并强调了雕塑台工作室的开放姿态。这样一种开放的态度,将工作室开放给各个领域的艺术家,开放给所有的艺术爱好者,也为艺术创作和活动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为学习、探讨和创作艺术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平台。

焦捷与张立涛交谈

对于朱志坚工作室的第一印象是码得整整齐齐的人物头像,干净的地面和绿色的植物。朱志坚是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教授,曾留美多年,大家戏称朱老师是雕塑台的定海神针。他每天都在进行着人物的写生、塑造、刻画,循其此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进行着。他一直坚持着写实的创作,认为雕塑的传统总体来说从原始社会开始就是具象的,写实的创作方法直接源自于自然。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道:重要的是艺术家的状态,我在培养自己的一种创作状态。艺术家的状态要比结果重要。重要的有两点:一,大师是不会错的,二,大自然是不会错的。无论是工作室中已经创作完成,随处可见的人像,还是艺术家正在构思的新作,都让观者看到了艺术家作品背后一点点的积累

朱志坚在工作室

金芃百:鞋印中有触觉与实体

《星尘廛》时长1447 数码三维虚拟影像5

在参观完这么多艺术家的工作室后,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很多工作室中都有正在创作中的作品,有平时的习作,有随手做的小件玩意儿,还有不少视听装备,有成堆的材料、制作工具,还有很多艺术家的私人物品、书籍等等。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艺术家真实的生活和工作状态,也看到了一个个真实的艺术家。艺术家的工作室里还有什么,等着你去现场亲自发现。

何盛源:我想表达奇点时代的宇宙生命体验

史玉龙:我喜欢安静的陶醉在创作中

金芃百与他的作品

张立涛的雕塑作品材料由石膏、水、木头、麻布等组成,探讨形式与空间的关系。他的单位创作时间很短,因为他像是写草书的时候一笔挥就的酣畅淋漓之感,是平时日积月累练习后的凝练。他直接用石膏成形,而不是像传统雕塑先做出泥稿后再用石膏翻模。石膏通常一会儿就会干掉,因此在创作时没有犹豫的时间,所以他的雕塑形态是一点点堆积出来的。像是树干,在一点点生长起来。他曾经在建筑系,对空间很敏感,因此常常在作品中探讨形式与空间的关系,并从汉字书法借鉴了很多。另一系列的作品则选用榫卯结构旧家具,拆分后再重新组合。他认为这些旧家具带有记忆符号,从各个角度观看都有不同的形态,也有一种书法笔画的走势。在他的工作室中也可以看到堆放着的木材和废铁,他说在平时工作室中材料都是铺开的,自己会在看到材料之后得到启发和灵感。

朱志坚工作室书籍

并强调了雕塑台工作室的开放姿态,将工作室开放给各个领域的艺术家。张立涛工作室中的作品

朱志坚新作构思

张立涛:我探索形式与空间

金芃百的作品中有很明显的鞋印,像是被人踹过一脚。而实际上艺术家确实在创作中踹了雕塑,还不止一脚。他想要从具象人体中找一些表现性的元素,他的作品有大致的人体形象在,但很感性,有变形和夸张。雕塑上的鞋印也成为了他的个人标志,是他突出雕塑实体,突出触觉的方式,他在雕塑中强调触觉和实体。他也一直没有放弃写生习作,通常他的作品都经历了从写生到创作,再到感性形象的过程。最近他做的小稿有贾科梅蒂的感觉,但像是飘起来的贾科梅蒂作品,朋友说是半人半魂的状态。他谈到:我喜欢的创作状态是类似于一种走神的状态,我现在不想刻意的模仿某种创作风格,也不想依靠经验去创作作品,而是处于一种精神冥想之中去做作品,让作品自然的生发出来,这个时间里我是自由的,放松的。此外他的工作室中还有一些雕塑项目的小稿。

张立涛工作室中的一角

史玉龙的书法习作

荷艳工作室

梁好工作室中雕塑工具

金芃百工作室

展出作品

雕塑台进驻工作室

朱志坚工作室全景

金芃百作品上的鞋印

梁好工作室全景

焦捷的绘画工具

展出作品

梁好工作室中的作品

在实验戏剧结束后,大屏幕上放映了央美数码媒体工作室毕业生何盛源的《星尘廛》。这是第二次看到这件作品了,第一次是在央美的毕业展中,那时是用电视机屏幕放映,远不如大屏幕来得震撼。在影像一开始时就出现了宇宙和星球的意象,无数的人体模型被吸引进了黑洞,在内部空间中飘浮着,有时像婴儿一样都蜷缩着,有时张开双臂像十字架的符号。整个影像中无论是人物还是周围环境都有着金属一样的材质,但这些金属又似乎是流动的,在背景声音中也一直出现金属磨擦的嗡鸣声。几何图形也在影像中的虚空中时常出现,有时是由人体模型组成,有时是直接出现的圆锥体、立方体、圆球等,让人想起康定斯基的至上主义绘画,而在影像中这些几何图形也在不断变化着,仿佛有着独立的生命。艺术家何盛源试图把雕塑语言与舞台表演艺术以及影像融合起来,想要以一种虚拟舞台剧的方式,在奇点时代的新艺术语言的一种美学探索。他谈到: 星尘,宏观与微观、宇宙与宗教的联系;廛,音同禅,古汉字,意为空间、场域。我想在非真实的空间中创造一种极其真实又极其不真实的矛盾性,在不同的场景构成画面中,营造出关于表达奇点时代,量子物理与宗教、以及宇宙生命的启示性意境体验。

工作室一角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艺术家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强调了雕塑台工作室的开放姿态,将工作室开

关键词:

对待在野的江湖画院,明董其昌是礼部尚书

在很多人眼里,江湖画院是集体行骗的名利场。它同结伙敛财的地下钱庄、传销组织、电话诈骗集团类似,都是金钱...

详细>>

它很可能是当今艺术史研究中应用最为广泛的方

在艺术史和艺术理论研究中,将艺术当作一种社会现象来研究,或者从社会环境来研究艺术,都是将艺术与社会/文本...

详细>>

电影批评,甚至也不再玩批评权力的不确定性

我们可以勾画出今天的美学的政治的问题答案:批评艺术的异见形式发生了什么?我会说美学异见的辩证形式已经分裂...

详细>>

美利坚合众国插画职业学校推荐,Carrie梅维姆斯

每年的完成学业季再一次来到,artnet消息从当年全美的艺术学校中筛选了二十一个人在结束学业仪式上刊登致词的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