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佴旻《自然环境》世界艺术计划招募志愿者、

日期:2020-03-26编辑作者:艺术家介绍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海报

图片 1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

杨佴旻《自然环境》世界艺术计划招募志愿者、助理、合作者;招募外文翻译、设计师、效果制作师、车辆顾问等。

杨佴旻《自然环境》世界艺术计划招募志愿者、助理、合作者,将全球自然环境暖化的主题用燃烧般的汽车意象来予以审视。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

作者:杨小滨

志愿者招募现场

全球暖化的威胁每天都愈加迫近居住在我们星球的人类。日前,世界气象组织宣布,今年6月及上半年全球平均气温创下了历史新高。到7月20日,新疆吐鲁番火焰山地区的地表温度,达到了破纪录的73度!而甚至在这些消息尚未公布之时,杨佴旻便已推出了《自燃环境》世界艺术计划,将全球自然环境暖化的主题用燃烧般的汽车意象来予以审视。这里,自然在反自然的工业与科技文明的进步过程中产生了自燃,也就是先从燃烧排放各类污染的机动车开始营造出自我焚烧的形态。一方面,汽车在火焰的贴纸下显得愈加酷炫;另一方面,摇曳火舌的形象也使得车体形成了一种金属熔化而无力自我支撑的视觉效果。甚至,这种自燃的车体处在运动和行进中时还会给人以醉醺醺的观感:工业文明的冰冷理性被炎炎烈火的晃动与颤栗所消解并非驾驶人在酒驾,是汽车自身就已经成了不稳定的、不可靠的,令人担心的现代技术产品。

艺术家杨佴旻自述《自然环境》艺术计划构想:

从任何意义上来看,杨佴旻的这项艺术创作的观念指向都不是单一的。即使在视觉外观上,从另一个角度看,熊熊燃烧着的车身同时显示出相当一种风风火火的热烈。这件在日常生活领域中显得风风火火的艺术行为不仅以风火的形态让人体验到了灼烧并融化了世界的热度,还以烽火的样式成为一种夺目的警示:警示世人对于全球暖化危机的意识与敏感。当汽车与火焰自然/自燃地连接在一起时,我们必然更加清晰地看到一种光鲜亮丽的文明与文明所带来的毁灭或灾难之间的难以言说的关联。

作为做艺术的,我首先是把它作为一项艺术计划来实施的。它的载体主要是机动车辆。

因此,自燃便是自然染上疾病之后的严重征兆。按照精神分析学的观点,我们或许只有认同征兆,甚至享受征兆,才能祛除我们内在的疾患,而不至于被疾病压垮。那么,杨佴旻的《自燃环境》世界艺术计划先行占据而展演了全球暖化疾病的病症,提醒我们思考在这种痛感(酷热的焚烧)与快感(酷炫的车身)互相纠缠的自然/自燃情势下,如何因应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的挑战。

试想,在世界各地,有一千个城市跑着我的关于环境的艺术计划,在街上,在山间,在草原,沙漠。当人们看到它或惊讶,或疑惑,或,甚至气愤,有人用非凡非凡来说它,也有人说它是不可超越的。不管怎样吧,人们总会想想,他这是要干吗?我想会有很多人能看出它的效果来,人们因此产生一系列的念头,熔化,地球变暖?它很酷,这太牛了,真牛逼,这个避邪,这是什么呀,简直是胡搞,这样的艺术家应该拉出去毙了这些是网友和朋友看到它的反应。

无论如何,从艺术史和文化史的角度来看,杨佴旻的《自然环境》艺术计划也是对风火轮神话意象的再创造。在哪咤三太子那里,风火轮象征了无边的法力,它起源于佛教中能摧破众生之恶,能辗摧山岳岩石的象征正如佛的双脚掌上有战车轮形状的所谓千辐轮宝纹,能降伏邪敌与恶魔。但毫无疑问,这种摧毁的力量与过程本身也是与灾难联系在一起的。作为代步的现代交通工具,汽车当然也同样「法力」无边。它如今更像是风火轮的前身本源青鸾火凤,但也同样要仰赖于自然(包括自然蛮力)的恩赐,只是如今我们对于这种恩赐既怀有迷恋又充满恐惧。而当文明的他者变得不可理喻地唯我独尊时,自然的幻美也就变异成了自燃的劫难。

当然现在还没有那么多城市的车辆加入。不过志愿者已经遍布很多城市,非洲,亚洲,美洲,欧洲,澳州的都有。

作为具有后现代意味的当代艺术,杨佴旻的艺术行为挪用了古典的元素,但赋予了传统以不同的,甚至多重的涵义。《自燃环境》世界艺术计划并非仅仅构建了一个确定的、非黑即白的道德化象征形态,而是通过美丽与灾难的互相穿插和转化,叩问了难以把握而又令人揪心的人类命运。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

杨小滨简介:杨小滨法镭,毕业于耶鲁大学,文学博士,曾任美国密西西比大学副教授。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讲座教授,诗人,文艺评论家。诗集《穿越阳光地带》获台湾现代诗社第一本诗集奖。另有诗作结集为《景色与情节》,及汉英双语诗选《在语言的迷宫里》。台湾《现代诗》特约主编,《倾向》文学人文季刊特约策划。主要作品:《否定的美学∶法兰克福学派的文艺理论和文化批评》,《历史与修辞》,《TheChinesePostmodern》,《穿越阳光地带》,《景色与情节,《在语言的迷宫里》等。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

有人说我这个艺术计划违背了艺术的应有规则。当代艺术不就是要关注社会问题吗,像环境,战争、灾害,甚至科技等等。我记得读博士的时候去听一个音乐讲座,教授说起当时一个流行歌手,他说,他唱的什么都不是,根本背离了歌唱的规范,我就想,他也许是在创造一种新的规范呢。我有时还想,艺术就玩儿着玩儿着没准儿就玩儿出了一种新东西,玩儿成了兴许还会成了范本。我做过一个艺术项目叫《脸》,有一万多人参加。万人的艺术计划实施结束我才知道它是迄今为止参与人数最多的行为艺术。我这个《脸》的艺术项目曾被雅昌艺术网收入专题《世界上最冷血的行为艺术》,2014年举办的中国行为艺术三十年神农架先锋论坛组委会的先生们邀请我与会,我觉得这玩儿的就挺好。我本来是画水墨画的,也就是说我最早画水墨画,从传统的形式入手,画着画着画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水墨画,国内外有很多理论家评价我的水墨画,翟墨先生在世的时候写文章评价它,说它是世界绘画史上所没有的,是新画种新画风。你看,这玩儿着玩儿着就成了这样,我感觉很幸运。说玩儿其实是现在大家兴这么说,玩儿也好苦苦追求也好,几十年在做一件事,就做艺术这件事,还遇到那么多热心帮助的人,总会出些效果。

艺术没有标准步,艺术家只管创作才对,要说规范也是创造自己的规范,不然就是跟着别人的规范走。那是我极不想干的事,我重复不了自己更不能跟着别人玩儿。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

这样,才没准儿你就弄出新东西来了。

我以车辆为载体的世界艺术计划,计划出来了,它契合了对环境的关注。环境问题确实是人类面临的大问题,也是根本问题,生存空间坏了人类的幸福也就完了。《自然?环境》艺术计划它是以自然环境来观照人性本身。

也有人说我这个艺术计划的参与面太广大,和当代艺术的孤独感相背离。艺术干吗就应该孤独,也许,从此就走出孤高了。所谓高处不胜寒,艺术和大众一起动起来,热起来,我看那最好。

看到一篇文章《一生只做两件事:爱你,写诗》,想想,我一生只做三件事爱你,写诗,做艺术。

在《自然环境》无国界艺术计划实施的初期,我实在是为作品完成后的贴付头痛了很久,因为每一个车辆的制作都是独立完成的,每一个车膜都不一样,是这个大的艺术计划里一个独立组成部分。每一辆车是这个艺术计划的一部分,又是独立存在的完整作品。我还在想,要不要给每一辆制作完成后的作品签名,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杨佴旻《自然环境》艺术计划海报

那么大面积的贴付怎么贴的平整呢,况且,每一辆车的贴膜完成后都是寄往世界各地的车辆志愿者的,他们完全没有贴付车膜的经验,贴不平整那是肯定的。这个问题困惑着我,我走路想,开车想,坐车想,在沙发上想,躺床上还想。有一天我觉得想通了,它就不应该是平整的,我突然觉得贴不平才对,才符合作品熔化的最初计划,熔化的肌理再加上贴不平的皱皱巴巴,里外就贯通了。后来我干脆就随便贴,不到位的部分就随便撕下一块或剪一块贴上去,直到满意为止。

这样艺术计划的问题基本就解决了。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艺术家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杨佴旻《自然环境》世界艺术计划招募志愿者、

关键词:

www.788.com掌故摄影追求的格局美学固然主要

王雷(Wang Lei卡塔尔心仪用少数民族和神话旧事作为难点,那也是中华最早美学家在查究油画中国化时常用的门道。因...

详细>>

喝着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奶

谷文达 谷文达读书的时候,师从国画大师陆俨少,喝着华夏古板山水画的奶,却以错位、肢解书葡萄牙语字、挑战正...

详细>>

当我们再在南京艺术学院见到李小山

1982年登载的那篇震天动地的《今世中夏族民共和国画之我见》中,李小山引用了18世纪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沙尘暴突进...

详细>>

首先对各位老师参加今天中午的研讨会表示欢迎

时间:2014.08.03 下午 13月流火,艺术花开。盛名军事书法家陈芳桂近四年专心创作的两件大作引起了美术界的掌握关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