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子的画

日期:2020-04-03编辑作者:艺术家介绍

[惊悉姬子先生于2015年7月8日辞世。重发此文以表沉痛悼念]

经过20世纪整整一个世纪的变革,水墨山水是不是走到了尽头?用一句通行的话说,是不是终结了?也许是,也许不是,终结本身就意味着开始,一个全新局面的到来。在20世纪,中国传统国画出现了一批大师,他们在新的时代中,在中西绘画的交融中,坚守传统。他们的画也有变,但总体上讲,是常中有变。继承是第一位的,在努力继承的同时,逐渐吸纳了新内容,新笔法,新结构。再往下,水墨将要怎么走?在这个百花齐放的时代,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走法,但一个大的变局,是不可避免的。在这里,姬子所提供的,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探索思路。

五年前,我曾经在北京看过姬子的画展,当时,主持人邀请我说几句话,我具体说了什么,已经不太记得了,大致的意思是,从姬子的画,初看上去,使我感到震惊:水墨画也可以这么画?转念一想,这有什么不可的,路本来就是人走出来的,只是作出这种对水墨的处理,是需要大气魄,有一种既从传统汲取丰富的营养,又与传统程式彻底决裂的精神。

姬子画再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山水画了。传统的山水画,受一种隐逸的精神影响,要寄情山水,使山水成为心灵归皈依的桃花源,因而追求静与淡。山水要可游可居,要让人在其中怡然自乐。徐复观认为,传统中国绘画精神,是一种道家精神。这个观点也许不太准确,其实,儒家的经典《论语》中,也有着对隐士的赞美,对一种恬淡静雅生活的向往。孔子倡导的是功成身退,救世是由于这个世界需要去救,他不能放弃自己的责任感。我们在姬子的画中,看到的是运动,是充实,是向着现实,向着未来的不可止息的追求,是对宇宙奥秘的探索。这种精神在古代的传统社会中看不到,而只能在像《浮士德》这样赞美现代性冲动的作品中见到。从这个意义上讲,姬子的画,是一种现代水墨画,渗透着现代人的情感和内心的躁动。

与这种情感相适应,姬子的画中采用了积墨法,这种积墨法,区别于表达画家精神状态的泼墨法,更区别与通过线表现块状效果的皱法,而是用精致而有着巨大气魄的黑白对比,制造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力。宗白华先生曾总结说,中国画是以线造型,而西洋画是以团块造型。这种中西两分,到了姬子这里就终结了,积墨以成团块,让画面本身产生效果,而不是让观众追随游走的线,这反映的是姬子合古今和中西于一身的艺术追求。

水墨能否走向现代,关键在于它能否与现代精神兼容。墨分五彩,是一个不变的原则,但生活在变,在这个变动的世界之中,时代车轮迅速运转。王国维在论述中国古代诗画之美时,认为有优美与壮美之分。但是,古代的壮美,是不是作为美学范畴的崇高呢?美学家们进行过探讨,也有着不同的意见。我感到,崇高尽管在古人有其源头,但本质上是一种现代现象。从姬子的画中,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崇高精神,他所做的事,是探讨水墨这种传统的媒介在现代的可能性,并将它呈现出来。

2015年2月28日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艺术家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姬子的画

关键词:

但因为出现了那几个雕像

他出现在这里,一个他乡异客,孤独地在一个夜深人静、空无一人的火车站里,在一个没有特点,没有地名,冷冰冰...

详细>>

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是关于人类数千年来

进入艺术展厅,看到挂在墙上的画作,美不美、喜不喜欢恐怕是第一个浮现上来的念头。但是,在艺术史学家的眼中...

详细>>

一个25岁的上海青年艺术家,艺术家胡为一、策展

作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当代艺术已经日趋成为对接全球艺术工业的行业系统,其体制化的一面,令当代艺术呈现出...

详细>>

疏通经络推拿舒服了

展大侠,是雕塑系学生对展望的尊称。大侠确有侠气,无论说话的气势,眼神的凌厉,还是思想的深度、价值的判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