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张大色作品的样子——他描绘的就是这闭眼

日期:2020-04-17编辑作者:艺术家介绍

粗略地浏览张大色的作品,画面上细密地重复着点、点、点、点,稀薄的颜料透出底层的颜色。细看这些琐碎的笔触,其走向、其间距、其力道,细致工整且平和安宁,整体的灰调子中又透露出无限的层次,引发人的遐想。画面中时不时隐约浮现的光斑似乎在诉说着什么,但是那种浑厚甚至是混沌的隐约当中蕴含了太多,无法澄清,又似曾相识。

图片 1 内容概要:似乎是记忆中的某一个盲点试图挣脱遗忘的牢笼,却又受制于太多的牵绊。一种根植于心灵深处的自由向外挣扎,呼之欲出,却又无可名状。就在这种情绪纠结之际,张大色把我叫到身旁,指着探灯的方向说:“我给你点提示,看这里。 画 似乎是记忆中的某一个盲点试图挣脱遗忘的牢笼,却又受制于太多的牵绊。一种根植于心灵深处的自由向外挣扎,呼之欲出,却又无可名状。就在这种情绪纠结之际,张大色把我叫到身旁,指着探灯的方向说:“我给你点提示,看这里。”看,“然后闭上眼睛。”于是眼里就有了光。这时,随着眼睛的放松,瞳孔不再忙于调 节大小,眼球的用力似乎集中到了后方。而眼前呈现的,正是张大色作品的样子——他描绘的就是这闭眼瞬间的幻象。 写生 也许无法将张大色的作品定义为传统的抽象艺术,因为在他的创作当中,观念的表达更为严肃。有批评家指出,张大色的绘画是一种“闭眼的真实”。那么这种闭眼的真实当中,便呈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逻辑悖论。 张大色的作品就有趣在它骑 驾在主观和客观二元之间,似乎是另一个维度。这种中间的状态似乎无法完全归类为主观或者客观,于是这些理论在某种程度上是失效的“闭眼”的“写生”,是写物,还是写心?张大色突出观念在作品中的重要性,将绘画技巧放到最低。细看他的作品,这里没有挥洒的笔触,没有炫技的表演,只有耐心精致的重复,犹如一种修行,寻找打通主观与客观之间的通道。 ▲《闭眼?阳光》 何以至此? 谈及从艺经历,张大色打开了话匣子。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油画系的他,有着与其他艺术家不太相同的经历。“给一个人影响最深的,不一定是大学老师。对我来说,初中有一个老师给我的影响最大。”他说,这个人就是今天重要的当代艺术实践者宋冬。 今天的张大色仍然记得初中的美术课上,宋老师走进教室的场景:“同学们,把书合上,我们开始上课了。”初中时候的张大色正因为宋冬的影响,在那个年纪就看到了大师作品,看到了国外当代艺术的发展,他幼小的心灵里便种下了要从事艺术创作的种子。大学的张大色读的是油画系,用装置来表达自己,成了他大学创作的主要方式,而随着阅历的增加和对世界认知的不断更新,张大色逐渐廓清了艺术在自己心目中的轮廓。 他开始安静地坐下来,一笔一笔安静地重复,在重复中重新感受这个世界。2011年,他开始创作《无境之境》系列作品。对光的余相,其实是每个人的经验,但是这种图像却少有人用绘画重现。用最基本的表现手法重现这种介于主观与客观之间的图像,像是向人们展示一个新次元的世界,这种真实并非可以重复演算,它虚幻,却也确确实实地根植于你我的身体之中。于是他安静地坐下来,不间断地点点,用以向人们告知这样一个世界。 作品之后 回到我们最先看到张大色作品时的感受,那种光斑的涌动似乎在迫切地挣扎,却又混沌难辨。这正是这个时代的症结所在。繁复的日常已然迷惑了我们的心灵,在不断追求高清、大屏的同时,对生命本身的诉求却越来越模糊。似光斑的涌动,仍有留存的恻隐之心,还在以最后的能量呼唤着人类的觉醒。越是困扰,就越要表达,越是表达,才越有个性。张大色不说教,他要的不是禅宗的棒喝而明,以致醍醐灌顶。那种温润谦和,徐徐道来,才是他通过作品来告知观众的方式。张大色借用了一句时髦的话:“我不想做愉悦视网膜的作品,而是以某种日常的当下体验,提供给观者一种觉醒的可能。” 张大色自述 误读,从我们每天睁眼开始,我们每分每秒都在和这个世界共处,却很难见到世界本来的样子。因为我们见到的世界是被错觉处理过的,如同戴上有色眼镜看世界,有色眼镜戴得久了,就会更加确定这个错觉是真实的,从此衍生更多的判断。爱与恨,是与非,拒绝与追随,期待与恐惧,失望与希望,喜欢的与排斥的,对你有利的和对你有害的。 当我们给世界贴上种种经验的标签,种种的烦恼也由此而生,于是我们陷入二元对立的分裂状态,离世界本来的样子越来越远。我于是闭上眼,在这个抽离于眼睛和世界二元对立的瞬间,写生当下所见到的图像。也许在外境和内心之间,在念头和念头之间,就隐藏着世界的真相。 在艺术中发现觉性,运用觉性,在绘画中瓦解我执,在作品中传递觉醒的体验,达到自觉与觉他的圆满。其中,艺术家的自我认知与心性提升为自觉,通过作品传递觉醒的体验,以净化身心障碍为觉他,最终以艺术的方式帮助忙碌的现代人。 在生活中觉醒,在觉醒中生活。

▲张大色

似乎是记忆中的某一个盲点试图挣脱遗忘的牢笼,却又受制于太多的牵绊。一种根植于心灵深处的自由向外挣扎,呼之欲出,却又无可名状。就在这种情绪纠结之际,张大色把我叫到身旁,指着探灯的方向说:我给你点提示,看这里。看,然后闭上眼睛。于是眼里就有了光。这时,随着眼睛的放松,瞳孔不再忙于调 节大小,眼球的用力似乎集中到了后方。而眼前呈现的,正是张大色作品的样子他描绘的就是这闭眼瞬间的幻象。

▲《闭眼写真11》

写生

也许无法将张大色的作品定义为传统的抽象艺术,因为在他的创作当中,观念的表达更为严肃。有批评家指出,张大色的绘画是一种闭眼的真实。那么这种闭眼的真实当中,便呈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逻辑悖论。

张大色的作品就有趣在它骑 驾在主观和客观二元之间,似乎是另一个维度。这种中间的状态似乎无法完全归类为主观或者客观,于是这些理论在某种程度上是失效的闭眼的写生,是写物,还是写心?张大色突出观念在作品中的重要性,将绘画技巧放到最低。细看他的作品,这里没有挥洒的笔触,没有炫技的表演,只有耐心精致的重复,犹如一种修行,寻找打通主观与客观之间的通道。

▲《闭眼阳光》

何以至此?

谈及从艺经历,张大色打开了话匣子。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油画系的他,有着与其他艺术家不太相同的经历。给一个人影响最深的,不一定是大学老师。对我来说,初中有一个老师给我的影响最大。他说,这个人就是今天重要的当代艺术实践者宋冬。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艺术家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正是张大色作品的样子——他描绘的就是这闭眼

关键词:

堪称是台湾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超高规格接待大陆

籍忠亮适时任山东国民党主席连战约请,携老婆专程奔赴台湾访谈,并将以国共两党事隔四十年的重新握手为难点的...

详细>>

台湾友人随即请示画家是否愿将该作赠予连主席

二〇〇六年10月4日,画师籍忠亮适那时候候任四川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先生的特约,专程去台湾访谈...

详细>>

生态环境学院王明玖教授被聘为草学类委员,2

画师欧阳东宁于2015年评为国家一流美术师。 近期,接到教育厅发来的聘书,作者校副校长芒来说学被聘为贰零壹贰-...

详细>>

www.788.com山水为宏观之景,我的田园

园子,大家想象获得的那多么美好的一片天地。 一幢房是由砖石砌成的,砖石坚硬,房子便结实。画亦如此,中中原...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