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与巴黎之间展开了艺术之都的争夺,每天睡

日期:2019-11-06编辑作者:艺术家介绍

2012年11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览之后,我陷入了一段忧郁和失落的时期,从那样一个辉煌荣耀的台阶上走下来,我的雄心壮志该如何继续延展还不得而知。记得当时我曾经说过:“站在国博的台阶,我看到了全世界。”这个豪言壮语并不可笑,也不自大,关键在于如何去准备和实现那些梦想。

图片 1

我对色彩与形式的关系以及其它的关系并没有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是表达人的基本情绪,悲剧的、狂喜的、毁灭的只要一个画家画得好,他画什么都无关紧要。好作品是纯粹的,它与任何东西都无关。

2013年的春节,我回到纽约住了一个月。春节期间我一直在感冒,我咳嗽,喉咙吐出的痰是那么“霾态”。我不想描述那些,那些是过度劳累以及我热爱的北京给我的,我必须接受。春节我先在洛杉矶度过,每天睡在酒店里不想醒来,虚汗常常湿透了床单,松软的床被我睡了一个潮湿凹陷的坑,我不喜欢加州,不喜欢好莱坞,尽管日落大道城就在酒店门外,可是我宁愿睡觉,反正我感冒了,还很重,于是我吃药,喝药水,喝鸡汤,心里盼着回到纽约。

1964年 罗斯科在画室

罗斯科

熬过洛杉矶又到了拉斯维加斯,我是一个吝啬的赌徒,每天给自己100元美金的预算,拉老虎机。很快我又回到了酒店房间,窗外是一片平川,是灯光的海洋。站在那里我猜想,同样的光亮映照着每一个望向它的人们,而它映照着人们不同的境遇,电影里也已经描述了太多。我是一个幸运儿,我什么都不缺,我也不敢去奢望意外之财,可是也不能说我不是“赌徒”。那一刻,我望向窗外,我其实在思量着自己还有什么筹码进行下一次出发。

1969年冬天,作家伯纳德。马拉默德要出租在纽约的公寓,他顺路去东69街马克。罗斯科的画室。两个人在巨大的房间里听了会莫扎特。咖啡桌子上有本翻开的书,关于莎士比亚的。马拉默德想看看罗斯科夏天的新作。罗斯科把十来张画摊在地上:你要哪张都成,除了有一张不能给你。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却面临着另一场战争国内革命战争,艺术并没有获得自由发展的空间,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美术教育乃至艺术创作都从属于国家的需要。在最初的10年里,学院的教育,尤其是中央美术学院全国正规艺术学校的典范深受苏联的影响,确立了自己的教育体系。

在拉斯维加斯,为了打发时间,我每天去蒸桑拿和按摩,几天后终于登上去纽约的飞机。我的脸由于先前的感冒脱水,以及过度地蒸桑拿而出现各种爆皮以及一块块儿的红色敏感状,我对老伴儿说:“不好意思啊,以后我的脸就这样了。”

两人认识已有九年。1961年,肯尼迪就职典礼,一些艺术家应邀去华盛顿玩。坐了两辆大巴,车上挂着牌子:文艺领袖。 罗斯科和太太梅儿就坐在马拉默德和太太安后面,两位太太很对脾气;后来一块儿去喝酒,两位先生也对上眼了,尤其当马拉默德知道罗斯科也是犹太人以后。罗斯科是1913年来美国的俄国犹太人。马拉默德是1914年出生在纽约的俄裔犹太人。罗斯科来美国投奔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开药房的亲戚,1921年他和另外两个俄国犹太男孩一起考到耶鲁大学的奖学金才离开这个城市。马拉默德1949年在俄勒冈大学任教,1961年离开俄勒冈去佛蒙特州。

与此同时,西方的艺术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欧洲的艺术开始走上一条崭新的道路,整个欧洲都希望尽快摆脱战争留下的阴影。许多现代艺术领域的重要艺术家被邀请到各地举办展览,这也意味着文化艺术即将复苏。曾经的现代艺术中心巴黎在战争中险些被纳粹份子摧毁,美国则正在崛起,纽约与巴黎之间展开了艺术之都的争夺。抽象表现主义是二战后西方艺术领域第一个重要的运动,也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随着抽象表现主义的崛起,美国的艺术日趋活跃,并影响着整个西方世界,纽约逐渐成为世界艺术的中心。

到了纽约的第二天早上,我就奔向我的皮肤科医生,我的皮肤马上就好转了,对此我从不担心,让我焦虑的是,我的感冒还没有痊愈。我不能喝咖啡了,我的嗅觉和味觉本能地不接受咖啡,可是我的生活习惯,我的记忆离不开咖啡。

1961年,罗斯科已经是知名画家。他的第一次个展是佩吉。古根海姆给办的,那是1944年。佩吉。古根海姆的父亲本杰明。古根海姆虽然不如弟弟所罗门。古根海姆有钱,但是早早就随泰坦尼克号沉入冰海,才使女儿在最年轻有趣的年华混迹巴黎伦敦,和一流的艺术家、评论家交往,在现代艺术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号。1939年佩吉。古根海姆带着四万英磅和一张由英国艺术史学家赫伯特。里德开的单子去巴黎,向她的老相识们买画。买了十张毕加索,八张米罗,三张达利,一张夏加尔,以及四十张马克。恩斯特。三年后,马克。恩斯特成了她的丈夫。恩斯特和佩吉的助手都向她推荐罗斯科,佩吉就在她那半是画廊半是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世纪艺术画廊给罗斯科办了个展。

最早的抽象绘画由俄罗斯画家康定斯基(WassilyKandinsky)创作于1910~1911年间,名为《即兴》,包括后来的构图系列、抒情系列都与音乐有着密切的联系,他不断探索不同色彩与特定情感之间的关系,并坚信绘画和音乐之间存在着某种共性,即抽象性。他认为绘画也应当如音乐,并非要通过事物的表象,而是凭借基本的色彩,来表达人们的内在感情。其构成系列就是在听了一场交响音乐会之后,将听觉感受视觉化的作品。在创作实践的同时,康定斯基还有不少理论方面的著作发表,如1911年的《论艺术的精神》、1912年的《关于形式问题》、1923年的《点、线到面》,以及1938年的论文《论具体艺术》。

我决定一个人留在纽约,纽约的冬天很冷,我的貂皮大衣被我当成军大衣,为我遮风挡雨。我住在纽约下城这几年最喜欢的酒店,每天步行去画室练习素描,一天六个小时两节课,有时候九个小时三节课。那是一个给画家练习人体素描和速写的画室。人体模特都很有特色,黑人白人,男人女人,胖的瘦的都有。练习时间有从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到四十分钟不同的时长,提供不同的练习方式。

罗斯科不是艺术院校科班出身,也不是塞尚、德加那样的富家子弟中途改行去正经学画。他打小爱好极多。父亲早逝,他和几个兄弟姐妹都是半工半读。他到美国时叫马尔库斯。罗斯科维奇,只会说俄语和意第绪语,边当报童边上了五年语法学校后,三年读完中学。这期间他还抽空自学钢琴和曼陀铃,在当地一家艺术学校上几节画画课,同时积极参与当地工运。他喜欢社会学和文学,喜欢辩论,支持自由派和无政府主义,他觉得以后自己会成为工人运动的组织者。进耶鲁后他不怎么爱上课,但数学极好他的新志愿是做一名工程师。又和几个同学办了份讥讽时弊的小报,还参与了许多戏剧表演活动。一年后,他的奖学金停了。1923年,罗斯科维奇辍学离开了纽黑文,来到他向往已久的纽约,打过许多不同种类的工。1924年他回到俄勒冈波特兰市,在詹妮佛。迪伦的剧团里做演员。迪伦的丈夫克拉克。盖博也在这剧团,据罗斯科说,盖博是他的B角。很快,罗斯科维奇离开了剧团,迪伦和盖博夫妻两人去好莱坞闯世界。以后,罗斯科维奇不再演戏,可是戏剧性却始终萦绕在他的作品中。

康定斯基于1933年定居法国,当时法国的抽象艺术所呈现的两种面貌有融合之势,一种是受立体主义影响发展而来的;一种是产生于俄国、荷兰、德国和瑞士的构成主义、新造型主义、表现主义和达达主义等流派在巴黎的汇聚。这两股力量以巴黎为中心,形成了极具影响力的抽象艺术洪流。上世纪30年代初,在巴黎抽象艺术的活动、展览、出版进行得如火如荼,但是随着局势日趋紧张,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严重影响了抽象艺术的发展。许多艺术家选择了离开巴黎前往美国,在战争年代,不少画家相继去世,其中就包括1944年相继谢世的蒙德里安(PietCorneliesMondrian)和康定斯基。

我把自己归零,从地面开始。这个画室比地面更低,在地下室,需要走入一个陡峭的长楼梯。我每次抓牢把手,坚定地避免着滚楼梯事件的发生,这里来的画家什么样的都有,职业画家,年轻画家,住在附近的很多知名艺术家也来,但彼此很少有交流。每节课只有一次15分钟休息,大家都安静地专注于模特和笔下。这里就像是艺术家的“健身房”,操练着技法,也是一种休息。

罗斯科维奇刚去纽约时,溜达去一个画室,他一朋友那在上学。一群人围着一个裸体模特画素描,罗斯科维奇顿时感到这是他可以干一辈子的事儿。就这样,他开始去艺术学生联盟上人体课。1925年,他又回到纽约,决心以画画为终身职业。多年后他说:我成为画家是为了把画画提升到音乐和诗歌的高度。

战后抽象表现主义在纽约迎来了新的发展。我们可以将抽象表现主义划分为两种,一种是充满张力,强调力量与动感的激情创作;另一种是更为纯粹的抽象,简单、安静。前者的代表有为人熟知的波洛克(J.JacksonPollock),后者则以罗斯科(MarkRothko)为代表。从几位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的创作中我们可以窥见战后这股极具影响力的艺术潮流,这些作品至今在拍场上依旧拥有一席之地。

这个过程中,在老师的提醒下,我尝试用自己的左手绘画。我发现自己的左手那么有意思,那么自由,左手画出的线条没有胆怯没有顾虑,自由流畅,似乎不可控却又能很完满地收尾。我对自己的左手非常满意。由此我想,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别之处,还没有被发掘,或许是被岁月埋没了吧?我特别高兴。

经济大萧条中,罗斯福新政的项目之一是由召集全国艺术家进行联邦艺术工程(Public Works Art Project)的创作。罗斯科维奇得到了工作,工作中他认识了一些同事:戈特利布,德库宁、波洛克、高尔基、纽曼、巴齐奥特斯,都是和他一样踌躇满志而前程未卜的年轻艺术家。到40年代他们还混在一起,常在罗斯柯的公寓里聚会,后来在美术史里他们被叫做纽约画派或者抽象表现主义画派。

罗伯特马瑟韦尔(RobertMotherwell)是抽象表现主义的先锋人物,曾经在斯坦福大学学习美术的他后来转去哲学专业,并在哈佛大学哲学系攻读博士学位,以至于在后来的艺术创作中其作品相较于其他抽象艺术家的创作更理性,哲学是理解马瑟韦尔艺术的一个重要因素。除了创作,他还因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的相关理论著作而闻名。

我在纽约的每一天都那么开心,想念家人,挂念老伴儿之外,我是那么开心。酒店里每一个人对我都很好。我算是大方,每次多给几块小费,算下来不是很多钱,却赢得那么多。我特别会计算小数点之后的钱,也很善于运用小数点之后的钱,因此我得到一个昵称是“点后”。我对小数点以前的钱很茫然,我可以用几十万去买绘画材料,买最好的,我坚信只有最好的才能叠加成最好。我毫不客气地“土豪”一般席卷画材店,仿佛钱就是一个“王八蛋”。我从巴黎买到纽约,店员都以为我是大艺术家,都跟我提曾梵志。几百公斤的绘画材料运回国内被海关调查了几个月,出具各种证明去解释画材乃自用而不是贩卖。

1940年,马尔库斯. 罗斯科维奇变成了马克。罗斯科,这是经纪人的意见。重新打造自己的身份在新移民艺术家里很常见,去掉旧日印迹,便于融入主流社会;去掉冗长的尾音,便于进入人们的记忆。比如亚美尼亚出生的画家沃斯塔尼克。马努格。阿朵杨(Vostanik Manoog Adoyan)在31岁的时候改名为阿希尔。高尔基,适当的时候可以自称是那位马克西姆。高尔基的亲戚。不过俄国人只是罗斯科身份的第一层皮,正如他生活了几乎一辈子的美国不过给予他第二层皮。骨子里,他永远是流离失所的犹太人。

1940年25岁的马瑟韦尔定居纽约,4年后他的作品就得以在大藏家佩吉古根海姆(PeggyGuggenheim)的家中展出,并成为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代表画家。西班牙共和国挽歌系列是其最著名的作品,这一系列的创作源于1937年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AndreMalraux)一次关于西班牙内战的演讲,用马瑟韦尔的话说,归根结底,这个世界,是有可能倒退的。不过当时他并没有画下与西班牙内战相关的创作,直到11年后,在他为美国作家哈罗德罗森堡(HaroldRosenberg)的诗配画时,当年的情感才被激发出来,有了创作的冲动,从1948年至1967年,他创作了150余幅与西班牙内战相关的作品,来表达生与死之间的对比与纠葛。

色彩的记忆

30年代的美国画坛风气还相当保守,爱德华。霍普式刻画城市风景和市民生活的现实主义是主流。罗斯科在30年代的画,未脱习作的青涩,却体现出很强的把握形和色彩的能力,往往用大片色彩涂抹构造出弥漫着微妙色调的空间,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既抽离又可触摸的人物-地面关系。1938年的《地铁景象》,有蒙德里安式的对几何抽象、形而上的追求,灰蓝、灰绿和土黄的调子,洋溢着着蒙德里安所没有的湿润、诗意和情感。这幅画是罗斯科从具象往抽象的过渡。

西班牙共和国挽歌系列作品以黑白为主要用色,在这里黑色代表黑暗和死亡,白色则代表光明和生命,生死这一哲学命题在马瑟韦尔的作品中反复出现,不仅仅是在西班牙共和国挽歌系列作品中。虽然观者很难从画面中提取出任何确切的形象,但是可以直接感受到沉闷压抑之感。正如那些抽象表现艺术家所强调的,不管艺术语言何等混乱和不解,但是它们却诉说了真实,这种真实即感情的真实。

回到北京的画室,面对那么多昂贵的丰富的绘画材料,我盘算着自己该如何把它们用好。我在想自己最喜欢什么色彩,我喜欢蓝色。蓝色那么深邃,那么清凉,那么自由,有蓝调音乐、蓝领阶层。日本语“蓝即是爱”。

1931年,纽约举办了第一次超现实主义作品的展览,罗斯科维奇也在观众之列。他后来结交恩斯特等超现实主义画家,对他产生更深刻、直接的影响。从1938到1946年,罗斯科的创作中出现了大量的符号和仪式,来自神话和远古时代,或是艺术家的意识深处。他比恩斯特抽象,比米罗富于质感、富于修养,比夏加尔单纯。罗斯科象一块巨大的海绵,贪婪地吸收一切影响,试验新的技法,企图把所有的启发和感受都融到手上的这一艺术形式中。

马瑟韦尔的身份是多元,除了画画他还曾担任当时独具影响力的杂志《可能性》(Possibilities)的副总编,并于1948年和其他三位画家一起创办了一所艺术学校,合伙儿人中就有常常出现在拍卖榜单上的罗斯科(MarkRothko)。罗斯科是1913年来到美国的,当时只有十来岁,其早期绘画带有明显的超现实主义痕迹,完全抛开具体的形象是1949年之后的事情了。虽然1945年他曾在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了第一次重要个展,并获得评论界的好评,但是他的画风并没有因此而稳定下来,1947年他开始了纯抽象风格的创作,1949年他已经完全摒弃自己原有的造型习惯。到了50年代,其经典的风格已经确立,画面多以两至四个长方形色块为主体,并列于鲜艳的底色之上,起初多以沉郁的色彩为主,后期创作中则较常使用鲜艳的红色。

于是我画蓝色,将各种蓝色叠加在一起,无法自拔,陷入分不清理还乱的境地。蓝色,我根本无法掌控,难道说,我的特质不是蓝色?

二战把欧洲变为一片焦土,精神上也是如此。文化名人们都跑到美国。美国的房子太大,咖啡太难喝,能呆住的地方只有纽约。1942年,唐吉、恩斯特、夏加尔、莱歇、布雷顿、杜尚、蒙德里安先后来到纽约。达达运动、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主义、野兽派、表现主义花事渐了,而新的艺术运动在意外获得精神肥料的纽约萌芽。

看罗斯科的抽象画作,可透过颜色的层次、色彩的对比感受到画面中的情绪,看画的过程亦是色彩感受的过程。虽然罗斯科被列为抽象表现主义的代表人物,但他并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是抽象画。他说,我对色彩与形式的关系以及其它的关系并没有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是表达人的基本情绪,悲剧的、狂喜的、毁灭的如果仅从画面看到了色彩的变化并不能算是看懂了罗斯科的艺术,因为在画家自己看来,他传达出了人类的基本感情,能在我的画前落泪的人就会有和我在作画时所具有的同样的宗教体验,只有这样才算抓住了其艺术的核心。他深谙什么样的色彩搭配会让人的情绪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可以说罗斯科还是一位色彩心理学大师,他可以准确的运用色彩表达恰当的情绪。

本文由www.788.com-www788com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艺术家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纽约与巴黎之间展开了艺术之都的争夺,每天睡

关键词:

以致这几个主意世界带来他带给的体会,他的个

(原标题:朱敬一与猪佩奇,有什么关系!) 艺术性是什么?个人特色?美学?我认为一个人可以完整的流畅的透明...

详细>>

胡汉春主攻石籀文,商组织的出品与劳务哪个更

中原华夏万里石籀文画家协会是境内一家相比有影响力和倡议力的字画协会,长时间为艺术家劳务,为经常艺术爱好...

详细>>

他在肖像创作中表现出来的『塑造』而不是『描

中华写生从四十世纪最早的今世转型能够从四种角度解析,但总起来看,人物画这一个小圈子的提升是最注重的性状...

详细>>

作品将正式面向国际书画市场迈进,张守涛先生

青年书法家胡汉春先生正式签约一头猫国际书画网站,约期为五年,这标志着胡汉春先生的书法作品将正式面向国际...

详细>>